27 September 2013

转载:炎黄大战的证据(或理由)

如果把炎黄大战的 40 个证据或理由完整转载,那太大工程了,本部落格也将变质。中国考古进入中国文明探源工程好些年,现今可读的研究报告非常多。这一部《炎黄大战的证据或理由》,单单是名词,包括考古遗址名称,遗址地理位置,考古学家的名字与著作或刊物的名称等,这些名词实在太多,初读必定抓狂。

炎黄大战的证据(或理由)      王先胜

如果没有神话传说,史前考古只是挖出一个陌生世界
如果没有史前考古,神话传说永远都是那么荒诞不经

“炎黄大战”论证摘要:

  渭水流域半坡类型华县元君庙、华阴横陈多人二次葬为炎黄联合杀蚩尤所致,略晚的渭南史家、姜寨二期多人二次葬为炎黄之战所致。半坡类型为炎帝文化、庙底沟类型为黄帝文化,后岗类型为蚩尤族从渭水流域逃至豫北冀南与土著文化相融而成,西水坡45号墓为蚩尤墓。

  零口文化为少典娶有蟜氏合婚生炎帝、黄帝时期,有蟜氏应来自白家村文化,少典可能来自裴李岗文化裴李岗类型。炎黄联合杀蚩尤后,半坡类型、东庄类型(前庙底沟类型)、后岗类型各自分道扬镳,但炎黄两族仍有混居。

  神农相当于裴李岗时期,无确凿的考古学文化可指。伏羲早于神农,距今约一万年前,其时已产生太极八卦、参历、十月太阳历,可能有一种考古学文化与之相关。裴李岗文化贾湖类型为太昊文化。神农与炎帝合并、伏羲与太昊合并是为了突出黄帝为“中央天帝”之需。

  大司空村类型为共工文化,大河村类型前段(阎村类型)为颛顼文化,大河村类型后段(秦王寨类型)为祝融文化,大汶口文化前期(泰山南北区)为少昊文化、后期(皖北、豫东、鲁西南区)为帝喾文化,长江流域苗蛮与后岗类型、秦王寨类型南下有关。

  传说时代(正统)历史在夏商周时期记录下来,夏商周皆源于黄河流域远古文化,所以“三皇五帝”古史体系与渭水流域、黄河中下游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非常吻合。也许正是炎、黄、蚩大战导致和深化了这种深刻的民族和历史记忆。

  北方的红山文化因受仰韶文化影响而与传说历史相关,红山文化之前的历史文化没有进入传说时代古史体系;长江中游因蚩尤、祝融部南下而进入古史体系,但大溪文化之前的历史文化没有进入古史体系;长江下游因“禹杀防风”而进入古史体系,但良渚文化(防风氏)之前的历史文化没有进入古史体系。

  中国古人将天上与人间对应起来,人死后即上天(当然是统治者)成神,并照管后人,而天上的星象也与人间祸福相依,星(包括太阳)神即祖神。所以神即是祖先,祖先都是天神。神的历史即祖先的历史,神的关系即祖先的关系,中国神话就是中国的远古历史。

******************************************************

“炎黄大战”第 1 项证据(或理由) :摘要

“三皇”有多种说法:虽然“三皇”、“五帝”各有多种说法(可能与作者有关,即作者认为哪几位重要就选哪几位),但这种排序上的惊人的一致性却表明古人在这一问题上可能是很严谨的,而不是随便凑合三位、五位就了事。

在古代神话传说中,蚩尤的影响很大,相关的古代文献资料也很多,但是蚩尤却没有进入任何一种“三皇”、“五帝”序列,证明古人排“三皇”、“五帝”有很明确的倾向性、选择性(蚩尤与炎帝相争、与黄帝相战,是个反面人物,故不被中原正统历史编入“三皇五帝”)。

之所以“三皇”、“五帝”有各种不同的人选,其原因也在于此,即它与作者的倾向性有关。以前据此而否定“三皇五帝”的某种真实性(即它们可能代表一些族群的祖先历史),认为古人是在随意编造历史,显然是没有读懂古人的缘故。

我国学者对传说时代的研究,对“三皇五帝”的年代、地望的认识非常混乱,比如“伏羲”,从4000年前到18000年前,几乎每一个千年纪都被学者们认为是伏羲(太昊)时代。

司马迁也没有说“五帝”同时,今人所谓“五帝时代”其实是容易产生误会的(让人以为“五帝”并列、平行)一种不严谨的不科学的说法。(为了把黄帝排为中央天帝,故将伏羲与太昊合并、神农与炎帝合并),故而出现在大地之东方的少昊被排到天庭的西方,在大地之西方的炎帝被排到天庭之南方。这给今之学者造成了一些误会,但那种颠三倒四的配对却证明它是按照五行、五方及时代先后来配置的,即太昊(伏羲)东方木生炎帝(神农)南方火,炎帝南方火生黄帝中央土,黄帝中央土生少昊西方金,少昊西方金生颛顼北方水。我们知道,在古史传说中,并不存在伏羲(太昊)生炎帝(神农),炎帝生黄帝,黄帝生少昊,少昊生颛顼这样一种体系,故知这种相生关系是年代的先后关系。由于古人牵强地把传说帝王与五行相生关系凑在一起,故给今人造成许多误会和混乱。

屈原《九歌》涉及十位天神地袛,即天神东皇太一、云中君、大司命、少司命、东君,地袛湘君、湘夫人、河伯、山鬼以及人鬼国殇,其中东皇太一是屈原心目中最尊贵的天神。以前不少学者都认为东皇太一是太阳神伏羲、黄帝、太昊或几者的融合,何新先生认为《九歌》所颂十神“暗合于先秦中原以齐国为中心而流行的阴阳五行及五方十神学说”。

“炎黄大战”第 2 项证据(或理由):摘要

苏秉琦先生认为庙底沟类型与华夏民族和华夏文化的起源有关。玫瑰花枝图案彩陶组合为基本特征的“庙底沟类型”。庙底沟类型的主要特征之一的花卉图案彩陶可能就是华族得名的由来,华山则可能是由于华族最初所居之地而得名。

当公元前4000年前后到公元前3500年的仰韶文化中期阶段,周边文化的聚落群大都才开始产生,基本上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仰韶文化的聚落群已经历了早期发展阶段而进入蓬勃发展时期,在关中、豫西、洛河中游、晋西南和陇东等地出现了大规模的聚落群体和超大中心聚落

五帝时代以五千年为界可以分为前后两大阶段,以黄帝为代表的前半段主要活动中心在燕山南北,红山文化的时空框架,可以与之对应”-- 苏秉琦。....... 我们觉得,将考古学文化与古史传说结合起来看,红山文化肯定不是黄帝。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都不是黄帝。

无论在龙山时代还是仰韶时代,北方(长城以北)都没有一种文化到达过渭水流域、长江流域、山东半岛并对这些地方产生一定影响,长江流域也没有哪种文化到达渭水流域、北方并对其产生一定影响,东方的大汶口文化与长江流域的屈家岭文化有一定交流,其影响也及于北方,在中原深入到河南中、西部和山西南部,但它对渭水流域没有影响,只有仰韶时代渭水流域的半坡类型才对长江流域的大溪文化、东方的北辛及大汶口文化、北方的红山文化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半坡类型是唯一的选项,所以它就是炎帝文化,而其他各地的炎帝文化,便是传播所致。半坡类型为炎帝文化,庙底沟类型自然就应该是黄帝文化。炎黄既定,介于仰韶文化与大汶口文化之间的大河村类型便应该与颛顼有关,因为在古史传说中,颛顼是黄帝后裔又为少昊所养大自然可能介于两种文化之间。大河村类型的下限距今约5000年前,所以少昊文化理当进入大汶口文化前期。

..... 这些资料都明确说炎帝生于渭水流域。不证明炎帝族发源于长江流域。不证明炎帝发祥于东夷。不证明炎黄发祥于东北。

“炎黄大战”第 3 项证据(或理由) :摘要

古有“三易”之说,即《连山易》、《归藏易》、《周易》。

笔者认为真实的情况有可有是:伏羲时代创《连山》易,神农时代继承之,神农(或炎帝)时代又创《归藏》易,黄帝时代继承之,而黄帝时代又创《乾坤》易,后来夏、商、周分别承连、归、周三易,故历史上有各种“三易”之说(当然这是建立在史前时代伏羲、神农、黄帝之世已存在六十四卦及易学其他基本观念、知识构架基础之上的说法)。

《归藏》易的特点是重坤,故又名《坤乾》。

江苏海安青墩遗址出土崧泽文化骨角柶和鹿角枝上刻有八个六爻数字卦,其年代约在5500年前。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出土龙山文化陶壶上有一个三爻数字卦,其年代在4000多年前。青海乐都柳湾墓地出土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陶器符号中有两个并列在一起的六爻数字卦,两个数字卦的下端还夹了两个重叠的数字“六六”。

用八角星纹表示八卦。其含义即“阴阳八卦”,指向四方八位表示一年四时八节。

八角星纹多见于大汶口文化和大溪文化、汤家岗文化,前者多绘画于彩陶器的外腹壁,后者多戳印在陶盘底部。此外,八角星纹也见于崧泽文化、良渚文化、凌家滩新石器文化、小河沿文化、马家窑文化等。这种八角星纹是由立杆测影所得阴阳交午图形“ ”、“ ”垂直交叉而成。

八角星纹从距今六、七千年前的史前时代经商周(主要见于青铜器纹饰)、秦汉(主要见于铜镜,考古界称为八连孤纹)至当今彝族服饰、墓标,基本上末曾中断,其画法大同小异,而在彝族文化中,它正是与历法有关,表示四时八节或八方之年。汤家岗文化,大溪文化白陶盘上的八角星纹其外围多有一周S纹,二者配合表示太极八卦。

汤家岗文化、大溪文化的源头之一皂市下层文化岳阳坟山堡遗址已发现八角形镂孔垫座,应是八角星纹的早期形态,其年代距今8000——7000年。

阴阳爻画卦。见于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大河村类型以及马家窑文化,大多将装潢、古天文历法与古易学的知识、数理融会为一体。

如:青海柳湾墓地出土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彩陶盆(Ⅱ3式46:15)纹饰,6组每组6条计36条表示十月太阳历一个月三十六天,余一组为5条可表示“五行”即十月历的五季。

八卦、六十四卦的产生必然远在半坡时代之前。

1995年四川绵阳出土了一批木胎漆盘,这种漆盘是道家作品,笔者认为漆盘所示易学内容正是现存文献所不曾记载和传承的道家易学学术体系,而内底的圆图正是道家为纪念老子而作的太极图。木胎漆盘所示内容确证《易传》和现知汉代易学均非易之本体(如果不把孔子“儒学”当作“易学”的话),《易传》当为搜罗春秋战国时有关易学知识并作了儒学化的处理所致,所以不成体系。

《老子》思想源自殷易《坤乾》(即《归藏》),而不是源自《周易》。关于殷易《归藏》,虽然我们现在并没有见到首坤次乾的六十四卦在殷代文献或器物上摆着,但其存在是没有问题的。

儒家将搜罗到的古易学知识儒学化而武汉帝又“独尊儒术”导致保存了上古易学原貌的道家易学在汉代彻底隐匿(相关的传承方式自然也断线)才有了易学史和中国文化史上的种种相关疑团和迷雾,以至于太极八卦、《易经》问题困挠了中国文化人两千多年而至于今天。

太极八卦不可能起源于商周占卜,当然也不是起源于史前时代比如贾湖人的龟卜、数卜,这不仅因为卜筮产生不了“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六十四卦”这种易卦生成体系和宇宙观,而且半坡类型那种已经非常成熟的象数易学体系和知识结构也肯定不是来自贾湖。

“炎黄大战”第 4 项证据(或理由) :摘要

古书上说炎黄大战“血流漂杵”,这种传闻看来是有来历的。 

“炎黄大战”(包括黄帝杀蚩尤)是古史传说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史记·五帝本纪》关于炎黄部分有一半内容就是描述这场战争。由于《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部落“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再加上古书又说炎黄和蚩尤之战发生在今河北涿鹿、阪泉一带,所以今之学者往往认为黄帝部落就是北方游牧民族,它的强大也正是因为其为游牧民族,这实在是一个方向性的误会,也可以说是司马迁和今之学者共同犯下的一个基本错误。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黄帝部落“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显然是根据春秋战国、秦汉时期对北方游牧民族的印象而对黄帝族作了一种想当然的描述,这可能在潜意识中导致后人将黄帝部落视为北方游牧民族。

比较一下半坡类型和庙底沟类型的传播与发展状况,我们会有一种直观感受和认识。庙底沟类型的中心区在晋南、豫西、关中东部,往北在晋中和内蒙古中南部发展为白泥窑子类型(或称王墓山类型),在冀中和冀西北一带发展为钓鱼台类型,往西在关中被称为泉护类型,处于庙底沟类型的鼎盛时期,并渐次蔓延至甘青地区,往南在豫西南鄂西北地区发展为八里岗类型,往东在郑洛地区发展为著名的大河村类型(或称阎村类型)。统观庙底沟类型的传播和发展,它就象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枚石子,自中心至外围层层波动、蔓延,几乎不留空白,仅在豫北冀南受阻(这里是后岗类型和大司空村类型的主要分布区)。

薛新明、宋建忠说:“重新检查晋南到豫西地区的调查发掘资料,就会发现这里竟没有一处典型的半坡文化遗址,也就是说晋南到豫西地区不是半坡文化的分布范围,半坡文化的势力局限在黄河以西”。也即是说,半坡类型的东向发展是受阻的——如果象一些学者所认为的那样,庙底沟类型与半坡类型主要是一种前后承继关系,当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和局面。统观半坡类型的发展,可以发现它在几乎所有的方向上都表现出一种受挫的迹象,而与之相关、可以互相映照的正是渭水流域半坡类型的多人二次葬。

将红山文化及之前的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之后的富河文化、雪山一期文化视为黄帝族系文化肯定存在问题,因为这些文化都没有南下中原腹地从而在中国传说历史中产生黄帝那种影响。

直到3000年前的青铜时代,黑龙江肇源白金宝遗址出土高领彩陶罐上的纹饰仍然保留有半坡遗风,其腹部的正菱形网格纹被置于两个尖角顶对的三角形之间,完全是半坡人面鱼纹盆内壁100格正菱形网纹的翻版;往西半坡类型因素则到达了西亚哈拉夫文化并对其产生了深刻影响(详后)。

夏以前的新石器时代是不可能有骑兵和车战的。(最近有学者据《尚书·甘誓》认为夏启讨伐有扈氏时可能使用了战车,但也认为“使用了车的战争和车战并不完全相同。)所以传说中的在夏以前发生的炎黄和蚩尤之战只能是一种手执棍棒、石器和弓箭的徒步混战状况,甚至就是一种贴身肉搏,而不可能存在一种长距离的奔袭和追击形态。

濮阳西水坡 M 45 号墓

《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认为45号墓主人“应是正常死亡”,但是据发表的线图观察,死者胸骨、脊椎大部不存,左手自前臂中部断折不存,所以认为“正常死亡”不知何所依据。

1995年,王大有先生在濮阳参加“龙文化与中华民族”学术会议,了解到45号墓死者一出土就是如《简报》所发表的线图那样,由此改变认识,推断死者当为蚩尤。他说:“墓主人身首异处,非正常死亡:左右臂各断作三截,左手齐腕斩断已不存,胸椎和胸骨被砍断也已不存,脚趾被截。这具骨架的胸骨、胸椎、胸肋,可以看到齐整的切割斩断的痕迹,腰椎也可看到齐整的斩断痕。除了胸腔上残存的两段胸肋外,其他胸肋都已不存在,这显然是经过开膛破腹和开胸。这样做的目的,除了置人死地外,应是为了取胸中、腹中的内脏,当然包括心脏和胃在内。否则这一部位不应受此破坏,并荡然无存。显而易见,墓主人的尸体被肢解后,上半身胸以下,保存着头和肩,下半身保存着腰、骻、髀、股。这说明墓主人的尸体当时是户髀两部分。下葬时才把这分离的两段拼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完尸’”。在中国古史和神州传说中,影响深远的炎黄和蚩龙之战,其中的蚩龙被黄帝擒杀后正是遭到肢解、身首异处,而且具有帝王级别的传说人物中也只有蚩龙是被肢解的。

“炎黄大战”第 5 项证据(或理由) :摘要

认为蚩尤从长江流域打到中原,炎黄和蚩尤之战从中原或山东打到河北中部(即今人认为古书所说之“中冀”)以及冀西北,这些说法和推论无疑也是一种想当然的理解和认识,这甚至是将近、现代的战争模式推广给石器时代的炎黄和蚩尤们了。

由于新石器时代的战争与骑兵时代、战车时代和现代战争有别,所以要证明炎黄和蚩尤之战是否发生在冀西北或其他地方,我以为有两个基本条件必须考察:1、是否有一定规模的人口异常死亡和埋葬现象.....

大汶口文化早期局限于山东、苏北一带,其中、晚期始向西方扩张到达豫中乃至晋南,这是其主要扩张方向。


气候:-

在新石器时代未期进入龙山时代前后(距今5000年左右)及整个龙山时代,冀西北和周边地区以及整个燕山南北地区基本上进入一个文化“空白”时期,当时农业文化极度衰弱却也无庸置疑。北方地区稳定的全新世中期气候最适宜期在距今6600年至距今5500年之间。从距今5500年左右开始,气候逐渐向干冷方向发展,至距今5000年前后落至低谷。距今5000年左右,分布于冀西北以南的雪山一期文化午方类型和分布于冀西北以北的雪山一期文化小河沿类型的人们基本上放弃了传统的农业经济和定居模式可能迁徙他处以谋求生路,而且甘青地区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的出现就可能与这种迁徙有关。

有不少专家认为炎黄的历史文化距今5000年左右或4000多年,又据文献资料推断炎黄和蚩尤从中原打仗(或发展)打到河北中部进而至于冀西北,这便是阪泉之战、涿鹿之战,而且战争结束,黄帝还定都于涿鹿。定居于冀西北及周边地区的雪山一期文化的居民都因气候原因而迁徙他处,生活在黄河流域的炎黄和蚩尤们怎么还往那个地方发展或者打架往那个地方打呀?

即使将来在冀西北地区发现一种较丰富的雪山一期文化之后的遗存,我们也可以断定,它和雪山一期文化之间的关系也并非炎黄和蚩尤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些文化与传说历史中炎、黄、蚩的基本面貌无法吻合,而且在中国古代历史和文化这个大框架中,它们不可能有炎黄和蚩尤那种影响力。在龙山时代晚期(距今4200年——3900年),北方地区(包括冀西北)的文化遗存基本上均属老虎山文化。

索秀芬先生最近指出:西辽河流域在距今8000——5000年间气候温暖湿润,有利于原始农业的发展,先后兴起了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富河文化。距今5000年前后的降温事件和几千年的农耕,尤其是红山文化以来的犁耕对植被的破坏,加剧了西辽河流域风沙活动,最终导致红山文化消亡,继之而起的小河沿文化人口密度大大降低,遭受自4800年前开始的降温事件的重创后,出现了文化断层现象。

“炎黄大战”第 14 项证据(或理由) :摘要

蚩尤的所在地,蚩尤不是东夷:-

有些学者认为蚩尤是东夷人的一支,蚩尤为东方夷人的首领。据崔彩云先生文,“2000年秋,在汶上县蚩尤冢南20米出土刻有‘蚩尤祠’三字的石碑两通,证实了该祠所处位置”(石碑文字为隶书,因此立碑年代不会早于汉代)。

东夷文化的重心都在山东境内,而黎国和蚩尤族人、蚩尤后裔活动的重心在四省交汇之地,后者与仰韶文化后岗类型、大司空村类型分布的地域基本一致。

今西南地区苗族同胞(传为蚩尤后裔)仍然崇拜水牛,男女盛装都头顶水牛银角,祭蚩尤仍用牯子牛。

史前考古文化中有关牛角、羊角的图象主要是在西部(如半坡遗址出土有羊角柱图象,半坡和姜寨出土人面鱼纹人面两耳则饰上翘的牛角图样),而在东夷文化中基本不见。

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有葬龟甲、兽牙的传统,但这个传统在有关黎国所覆盖地域的远古文化中是不存在的。

史前考古文化中的牛角、羊角崇拜现象不在长江流域(传统考古学主要根据生产工具、生活用具来区分和判断不同的考古学文化,但对其族属的判断常常是无能为力的。)

杨建芳先生认为长江中游石家河文化肖家屋脊遗址出土的玉人面即是蚩尤。我们认为,良渚文化不是蚩尤文化、良渚玉器神徽上的神人面不是蚩尤。

徐旭生曾将传说时代古史体系以华夏、东夷、苗蛮三集团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概言之。这个大框架对于帮助我们考辨古史、追溯“三皇五帝”的考古学文化是有积极意义的,甚至它具有方向性、指导性意义,我国学者也常常在这个基础和框架之上去讨论问题。但是这个框架毕竟是个“框架”,而且它主要是依据文献资料、神话传说而建立起来的,所以如果不从考古学文化的角度去重新审视这个框架,不考虑文化传播关系以及年代关系,这个框架的意义就不能得到很好的体现,研究中会出现简单附会或削考古学文化和考古材料之“足”以适三集团说之“履”。比如,炎黄是属于华夏集团的、蚩尤是属于苗蛮集团或东夷集团的,炎黄自当是由西而东进入中原,蚩尤则自长江流域北上或自东部西进中原,于是发生大战,黄帝便把蚩尤追到河北境内至北部而将其杀掉,这是以往学者论炎黄蚩之战的基本模式。

屈家岭早期文化是一种以鼎为特质的文化,其渊源当在鼎文化系统中去寻找。

长江流域新石器晚期文化边畈类型、油子岭类型与屈家岭文化有着一脉相承的鼎文化传统和红陶系遗存,它们与大溪文化谱系不同。

“与边畈早期一类遗存最近似的遗存竟是后岗类型”,其主要器物如足根压印圆窝纹的釜形鼎、红顶钵、成组的条纹彩陶钵、旋纹罐、口沿外附加一圈泥钉的大口尖底罐等,均是后岗类型的典型器。所以韩建业先生认为前者“极可能是后岗类型的人们南向移居的结果”而这与苗黎集团南迁的传说正相吻合。

古籍和传说中为什么留下东夷民族与炎帝、与蚩尤有关的资料和线索呢?

韶时代早期,东方海岱地区北辛文化中的瓮棺葬、细颈瓶其原产地均在关中地区,它们“应是通过豫中地区直接传播而来”,该文化中近似杯形口的双耳罐、圆腹小平底瓶和折腰形器座以及少量的彩陶装饰、在部分器物肩部施加密集弦纹的做法,都说明其受到半坡类型的影响。所以炎帝族人或炎帝后裔从渭水流域迁到东方海岱地区在考古学上是能够找到线索或答案的。分布在豫北冀南地区的蚩尤文化后岗类型其东部与大汶口文化相邻,而且北辛文化是后岗类型最主要的一个本土来源,两者互有影响,在北辛遗址、大汶口遗址都发现后岗一期文化遗存。

所以蚩尤与东夷的关系在考古学上也是能够找到线索和合理的路径给出解释的。山东西部东平、汶上、巨野一带有比较集中的蚩尤遗迹,说明蚩尤后裔可能在这一带生活过,蚩尤与东夷的关系很可能与此有关。并不意味着蚩尤为东夷人或蚩尤族起源于少昊之地。当然因为蚩尤传说、蚩尤后裔在少昊之地一直流传下来,古人也可能误以为蚩尤、蚩尤族原本就是东夷人)。

摘录太长篇了,转到下一篇 :
炎黄大战的证据(或理由)『下』

17 September 2013

Putrajaya International Fireworks Competition 2013 At Malaysia

2013 年国际烟花赛 · 布特拉再也 / 布城 · 第五区

International Fireworks Competition 2013 that hold at MALAYSIA, Putrajaya, Precinct 5.

Shedule of fireworks presentation for the participating countries :-

31/08/2013 00:00 Malaysia
31/08/2013 22:00 South Korea
13/09/2013 22:00 France
14/09/2013 22:00 China
15/09/2013 22:00 United States America
02/10/2013 22:00 United Arab Emirates (UAE)

I went to Putrajaya and watch the competition at last saturday, just free recently, along these two months we have a lots of festival, Muslim New Year Aidilfitri at 08 & 9th August 2013, follw by Chinese Hungry Ghost Festival from 8th August 2013 untill 4th September 2013, Qixi Festival at 13th August 2013, the 56th Anniversary of Malaysia Independence Day on 31st August 2013, Malaysia Day at 16th September, and coming soon this thursday we celebrate Mid Autumn Festival at 19th September, and JiuHuangYe Festival from 5th October 2013 till 13th October 2013.

The fireworks presentation along 25 minutes was start punctual at 10pm, it was a rainy night and not easy to shoot photos, but I still shoot some photos.

14/09/2013 夜 雨 - 人生路不熟,也想找个好位置架相机的三脚架,所以早早出发,但是八点多在途中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十点正开始燃放烟花的时候还下着小雨,拍照时大家不只是顾着照相机,还要顾着手中的雨伞,大家都担心雨伞滴下来的水弄湿人自己或邻座的人或照相机。虽然下雨,但还是有很多人到来。



Seem this is a special effect for competition.


Seem it is just another special design for the competition, I'm far from the stage, I can't hear the theme music and the explaination for it.




  

Just look like nebula.






 This is still not an entire view of the fireworks presentation in the sky, I missed out the upper part. Honestly, the firework presentation is spectacular but my shooting skill is need to improve.

11 September 2013

2013-2025 年 《教育大蓝图》引起的忧虑与争议

2013-2025 《马来西亚教育大蓝图》教育部所谓的最终版本公布后继续引发争议,最引人注目的焦点依旧是国语马来文课的争议。

起初,教育部的建议是:国小四到六年级的马来文上课时间是每周 270 分钟。董总、教总、马华和其他许多华团都提出反对。董总和一些华团坚持要定为 180 分钟;马华、教总与其他华团则建议应该定为 210 分钟。虽然 180分钟和 210 钟看起来是各华团之间意见存在分歧,但还是异中有同:反对马来文课增加教学时间至每周 270 分钟,大家都认为 270 分钟太多了,甚至引发华校变质的担忧。

240分钟最后定案出来后,突然觉得董总坚持 180 分钟是对的,如果其他华团也和董总站在同一立场,或许教育部最后也不会将之定为 240 分钟,而有可能定在 210 分钟。慕尤丁的确在谈话中说教育部是取中,即  270 分钟和 210 分钟的中间值 240 分钟。但对于董总来说,这 240 分钟是教育部在退一步,进三步。

顺便一提的是,华文课每周上课时间是 300 分钟,英文虽然是国际语言,但在增加 30 分钟的教课时间后还是被华语及国语远远抛在后头,似乎让人有错觉认为英文不是很重要。对于华人来说:华语是华族共同语言,马来语是官方语言,英语是国际语言,三语教学要如何取舍是很讲智慧,相信一般上家长都以实用性、广泛性/普及性作为考量和作出取决。

华小变质及华教在教育大蓝图里被边缘化并不是空来旋风。教育大蓝图的确是把重点放在国校/ 马来学校/ 国文教育之上,并强调要把国小提高至首选学校的地位。学前教育 (幼儿园)必须以国语教学,这导致学生上学后首先接受到的是马来文教育,而不是母语教学和国际语言的教学,这会让学生误以为马来文才是最重要,华文和英文只是次要。当孩子在幼儿园习惯了马来文教学后,父母或许会因为担心孩子上一年级突然转换用华语教学不适应或跟不上而把孩子送进国小,这就达成了政府的计划:国小/ 国校/ 马来学校是国人的首选学校。而到时候,华校的学生来源将会下降,这导致华教的前景不乐观。

另外一个争议是华校改用 KSSR 课程和提升华小四到六年级学生的国语水平,要求华小使用与国小程度相同的国文教材。虽然最后这项措施并没有强制性实行,不过政府还是会为华小重新设定 KSSR 课程和国语教材,相信华校的国文科相较于现用的课程,其难度还是会有所提升。

最后,教育部还说,如果到时候 2025 年《教育大蓝图》的目标没有达成,国文水平没有提升,国小没有成为首选等,那么就会重新检讨和进行教改,这的确让人觉得教育部有逐步落实单元教育的决心不可动摇。

由于华校马来文课始终是焦点,因此其他华教问题自然就失焦了,包括华校师资短缺、华小拨款不足与不公、华校课室不足、国民型学校、承认统考文凭等等问题都被忽略了,而只简单提到建议半津贴学校把土地租给政府以换取津贴。然而,这半津贴和全津贴也只不过是政府的一厢情愿,也显示了政府对华校的不公平对待。

目前教育部宣布的《教育大蓝图》最终版本的确不符合董总、教总、马华、各大华团和华社的期盼,且看哪个组织与华团会继续抗争,哪些华团与组织又会让事件不了了之、扫入地毯、默默接受  240分钟马来文课的教学时间。

而民联又在 《教育大蓝图》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呢?行动党议员张念群认为这份 《教育大蓝图》是好的,要看如何去落实。言下之意,是否似懂非懂,给个官方回应?公正党领袖安华则反对 SPM 英文科目必须及格,但是不反对马来文科必须及格,毕竟马来文科必须及格还是安华当年任教育部长的时候拟定的教育政策。由此可见,是事不关己或是各怀鬼胎?其他民联议员大多数都没发言,不晓得他们是否还关心华教?而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似乎不认为华文被贬到第三重要的地位是有问题,而且还向教育部 “感恩”了!

在马来西亚谈语言、种族、宗教课题的确累人。其实各族人民平日里相处并没有什么问题,反而是政府与其政策带来了各种忧虑与争议。其实大家各自顺其自然发展自己的教育、宗教、语言也挺好的,政府勿过度把教育政治化,学校毕竟是传授知识的地方,而不是穿教和弘扬语言的地方,也不是几位官员和教育部里的小拿破仑实现个人梦想的地方。再说,怎么老是硬要一个拥有五千年文化历史底蕴的族群去接受一个只有数十年历史的政府操控,我实在没想明白。

各华团领袖与政治任务之发言摘录:-

>>> 董总主席叶新田 我国现有1290多所华小都是由董事会创办,华小董事会是华小的拥有者,而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则属於政府资助学校。一旦成为政府学校,教育部將成为华小產业信託人,由教育部委派3名產业信託人进入华小董事会,另外加上3名官委董事,造成15名华小董事里共6名董事是由教育部委派,形成教育部进一步控制董事会的局面。

若政府真的重视独中,就应该承认统考;何况在2012年,就有整万人进不了独中。在我国欲建独中,比登天还难;大选前董总要求首相以宽柔的模式增建4所独中,分別在巴西古当、昔加末、蒲种及八打灵,但只获当局批准巴西古当一所,另外三所没有下文。

儘管教育部把华文独立中学纳入大蓝图的另类教育栏目內,但是这並没有甚么值得高兴的事,因为董总要求的是实质东西,如政府有没有拨款给独中、允许增建独中以及承认统考文凭。

教育法令內根本没有所谓全津贴或半津贴的学校,只有政府学校(国小),以及政府资助学校(华小和淡小),因此,半津转全津的问题根本不存在。官员以这个作为藉口,指华小拨款不多,是因为校地是董事部的。申请转为全津贴,在法律上是不存在的;所有源流的学校都是政府资助的,不管校產是谁的,政府都要资助。

叶新田表示,华社应对自己的马来文有信心,不要因为一些官员或政治人物不断谈这个问题,给了华社一个以为国文不好的印象,因此,在增加国文课时间上给予妥协。很多人感到迷惑,是否华校生的马来文不好,所以政府才一直增加国文课时间。他说,其实这是官员找的藉口,因为从华小小六鉴定考试(UPSR),华小的成绩是最好的,在马来文科方面,华小和国小马来文成绩相差很少,不到1%


>>> 董总指出,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今日宣佈的20132025年国家教育蓝图,是执行《1996年教育法令》所规定的教育政策,即是单元主义教育政策,尤其在该法令的绪论和第17条文中阐明,国语必须是国家教育体系內所有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媒介语,贯彻《1956年拉萨报告书》一种语文、一种源流学校最终目標

教育部今天宣佈实行每週240分钟的国语正课教学时间,已经达到內定的目標,这是当局逐步蚕食和变质华小、淡小的`进三步、退一步策略,而且未来的国语正课教学时间將会根据教育蓝图內定政策,增加到270分钟甚至300分钟,以及在国语课外辅导班再加300分钟,因为教育部將在2017年检討小学课程標准(KSSR)。


>>> 教总:.华文不能当附加语文。
国民型学校的学生制定KSSR国文新课程虽然教育部最终没有在国民型学校第二阶段採用和国小一样的课程纲要,但蓝图却又说明要华小生在六年级时,其国语程度要达到接近国小的程度(蓝图第4-13页,8-6页)。

虽然蓝图说明將继续保留现有多源流学校的教育制度,维持华小和淡小的地位与特质,家长將继续拥有把孩子送到任何国民小学或国民型小学的选择权(蓝图第7-19页)但矛盾的是,当局又提出要国小成为全民首选学校(蓝图第7-21)。

蓝图没有真正很明確强调国民型中学的特徵和地位,只是说明国民型中学是政府资助学校之一。教总吁请政府修订《1996年教育法令》,恢復 国民型中学Sekolah Menengah Jenis Kebangsaan,SMJK)的学校名称,以保障改制中学的法律地位,確保国民型中学的特徵获得保留和享有应有的权益。

教总主席王超群强调,教总將继续爭取210分钟华小国文课授课时间,而现阶段需预先研究详细的课程时间表,並与其他华团会商后,决定之后的后续行动。

>>> 全国校长职工会强调,该会无法接受教育部提出华淡小国语授课时间定为每週240分钟,將继续坚持每週210分钟授课时间的底线,並会联合其他华团,在此课题上继续爭取。

>>> 郑今智:学前教育国语教学·    华教將自灭
巴生福建会馆会长郑今智认为,实行学前教育以国文教学,將造成学生无法掌握华文,华文能力变差,隨之也对华文不感兴趣;而华小毕业生人数减少,面对最大问题的是独中的入学人数。政府在2010年已成立学前儿童教育理事会,大力提倡学前教育,该理事会鼓励办理学前教育者都必须注册,並规定所有学前教育都需根据国家学前教育课程,以全国语教学。

他表示,孩子从小没有机会学习和接触母语教育,在正规小学阶段时,学生无法適应,觉得方块字较难学,届时父母为配合孩子,也逐渐把孩子送入国小就读。
因此,他认为,若教育部不修订教育蓝图,华教將步入自灭的情况。

>>> 巴生华小发展工委会主席李维念指出,我国教育拨款面对不公平的情况,华小学生人数占全国小学生人数的21%,但给予华校的拨款仅占全国小学拨款的23%,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分配。

>>> 一名雪隆华小校长指出,华小学生国语程度较差的问题,除了授课时间长短外,大环境、师资素质与教学方式也是因素之一。他强调,目前华小国文课很多是由马来教师执教,这些不通晓双语的教师虽主修国语教学,但基於这些教师学习的是母语教学法,而非第二或第三语言教学法,面对母语非国语的华小生时,教学方式可能无法取得预期的效果。

除了教学方式不適合华小外,现有国文课本的程度太难,导致学子对该科目、语言失去兴趣,进而造成学习有障碍。

>>>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马华重申,在认同强化国语和英语的同时,母语教育绝不能被忽略,如此才能为国家培养副首相所说的`全球化的一代。因此,我们对於华语和淡米尔语在《教育蓝图》里,被列为国语和英语之后的第三语言以鼓励学生学习,感到欣慰。

>>>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表示,虽然本身还未看到大蓝图的实际方针,但在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的致词中提到大蓝图的原则和基本都属于正确。她说,这次的推介礼中,慕尤丁已经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两点,即承诺不会边缘化国民型学校如华小及淡小,并提到将会关注特殊儿童教育。

附录:-

2012 年初步定稿公布的事项: 未来13年教育发展路线图摘要
2013-2015
小学13年级的学生,除了马来文书写能力和数学外,也增加英文书写能力课程。

2013-2015
华淡小16年级国文程度落后的学生,须在放学后进行每週5个小时的课后补习班。

2016-2020
推行改良版的识字和精算计划(LINUS)。
16年级推行国文课后补习班。
4
6年级的学生须进行英文课后补习班。

2014
国民型小学由4年级开始,採用与国民学校同等程度的国文课程纲要。

2015
小学教育入学率將提昇至98%;初中的入学率將高达95%,高中90%

2017
废除预备班。

2013-2015
●90%
的学生通晓国文,70%的学生能够掌握英文。

2012年杪
国內7万名英文教师须进行剑桥分级测验,以测试他们的英文能力。

2013
英文程度未达標的教师將被派往修课程。

2015
无法通过评估的教师將被派往教导其他科目。

2016
●UPSR
试题有80%属於深度思考题、中三的中央评估也佔80%SPM的主要科目有75%,以及其他科目有50%

2016
全面在所有小学一年级落实小学標准课程(KSSR)。

2017
落实中学標准课程(KSSM)。

2016-2020
优秀学生可以只用5年完成小学课程以及4年唸完中学。

2013
重塑中六课程的品牌,以便更多学生选择这个升学管道。


2013 – 2025《国家教育蓝图》重点 (最新版本)

●2016年將特別为母语不是马来语、又未在国民小学就读的学生,设计全新的KSSR国文课程纲要。

教育部在2017年將推行中学標准课程(KSSM),並会重新检討小学標准课程纲要(KSSR)。

鼓励半津学校转型为全津,教育部向地主租地,地主无需转名。

秉持公平和透明原则,给予政府学校和半津学校財务支援和其他支援。

保留和改善预备班的课程和教学。

2017年起,国民型小学的家长可选择將子女送往参加小学辅导班或进入中学预备班。

教育部將於2014年起为四至六年级国文水平较弱的学生提供国文课后辅导班,家长可选择让子女参与与否。

●2015
年年杪,所有国民型学校的国文教师,包括非主修国文的教师需进行国文程度检测。

教育蓝图第二阶段(2016-2020年),四至六年级英文掌握能力较弱的小学生,需参与英文课后辅导班。

教育部承诺將继续为国民型小学提供精通母语的国文教师,以教导一至二年级的学生。

如果有必要,教育部將提供额外教师给面对国文教师短缺的国民型小学。

2016年开始,教育部將把大马教育文凭(SPM)的英语科列为中学必考及必及格科。

2016年起,扩大加强学生交融计划RIMUP),推动不同类型学校的互动。

提高教师从业门槛,从成绩排名前30%的毕业生中选择教师。

06 September 2013

华夏民族 / 中华民族称号之由来

华夏民族 / 中华民族名称之由来的几个不同说法:-

【一】出自于文字记载

华夏一词最早见于周朝《尚书·周书·武成》,华夏蛮貊,罔不率俾。本义为周朝于西周时期的自称,以区别四夷(东夷,南蛮,西戎,北狄)。《左传.定公十年》(孔子曰):裔不谋夏,夷不乱华

《尚书·周书·武成》中的记载无可争议的表明华夏仅仅是周族后代的自称.,在周朝之前的夏商二代根本没有华夏一词。甲骨文与金文中都没发现过。


【二】出自于文字记载:衣服华丽之说

孔颖达为《春秋左传正义》作疏: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梅颐《伪孔传》:冕服采装曰华,大国曰夏

《尚书正义》: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

【三】出自于文字记载:其他

《说文》:华,荣也。夏,中国之人也,珿中原之人。

《辞海》华夏条为:中国古称华夏。

【四】中华民族 / 中国

中华:秦以前,华夏族称自己的祖国为中国,秦以后,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因而又有中华民族的说法。即中国,是华夏族的简称。

中国一词最早记录发现于先秦的青铜器上。

【五】“华” 既是 “花”

纵观上述各种有文字记载的说法也未能确定哪一种说法能正式拍板定案 “华夏” 的由来;以下对于 “华夏”作更早期的探索也不妨一览。

“华” “花”近音,在古时候没有文字的时代,华也既是花之意。

“华胥氏迹生伏羲”的神话考虑,华、花一字;华胥应该是远古花氏部落的女酋长,华族即花族,华胥即花絮。

考古学家苏秉琦曾经以这样一首诗概括中华文化之源流:-

『华山玫瑰燕山龙,大青山下斝与瓮。 汾河湾旁磬和鼓,夏商周及晋文公。』

“华山玫瑰”是指围绕着华山为中心的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彩陶图案,这些图案以玫瑰花为主题,辅以菊科类花卉图案。

中华民族是个爱花的民族。华族的族徽是玫瑰花和菊花,它们在生产的意义上代表着夏半年和冬半年的两个节令,起到了历法的作用,应该是最古老的物候历。

菊科种类繁多,其耐寒者能延长到冷冻的冬天之后,凝聚着无限生命力,象征着氏族的生命顽强,被视作族徽。大概现在的“秋赏菊花”,也可追溯到遥远的古代。

春季里玫瑰花颜色艳丽,花红似火,与太阳争辉,庙底沟先民对它很是崇拜,也把它当成族徽。

先民以花作为族徽或图腾,同时也反映了花卉与生产、生活的密切关系,古人开始意识到:什么花开了,是时候开始捕鱼,什么花开了,是时候去山林打猎,什么花开了,应该收割庄稼了。

《吕氏春秋》四时纪与《月令》均参杂有物候的记录,摘录与花草树木有关方面如下:-

《孟春之月》:“草木萌动”;《仲春之月》:“桃(李)始华(花)”;《季春之月》:“桐始华(花)”;《孟夏之月》:“王瓜生,苦菜秀”;《仲夏之月》“半夏生,木堇荣”;《季秋之月》:“鞠(菊)有黄华(花)”;《仲冬之月》:“芸始生,荔挺出。”备注:古人的确华和花通用,这则古代的文字记载是把“华”字当作 “花”字来使用。

从这份记录看,春季与夏季组成的夏半年是以木本花类型植物为主,秋季与冬季则以草本花为主。

远古的华族应该有过“花历”,后人称人的年龄为 “年华”,干支纪年历法一个周期轮回称 “花甲”,应该也是“中华民族”的名称历代被继承的缘故所在。

备注:一至四摘自网络;【五】摘自《神话考古》 & 整理



仰韶遗址出土了许多绘有花瓣纹的彩陶。

“夏” 的由来

《说文》:夏,中国之人也,从夊从页从臼。臼,两手;夊,两足也。“页”释为“头”,突出头部,两手、两足者。

根据古籍记载《竹书纪年》注引《晋载记》说:“刘元海曰:大禹出于西戎。”;《夏本纪》也用了相同内容的注释,大概鲧禹神话来自于马家窑文化的先民,后来东迁与花族 / 华族文化融合,形成了华夏文化。

鲧是禹的父亲,两人都参与治水工程。启是夏朝第一任君王,启是禹的儿子,也即是夏人、夏民族。学者认为禹出自马家窑文化,而马家窑遗址则出土了许多绘有蛙纹的彩陶,其中有一些蛙纹是描绘鲧的形象和故事,相信这是一支曾经崇拜蛙为图腾的部落。
  
婴儿式蛙纹:大头、身躯小,如初生婴儿的形象,头部内填几何纹或加光芒。与古神话比较,表示“元子”,元气起于子、帝之元子等说。加光芒者表示曦光 / 羲光,合于伏羲神话,或“鲧字熙”的本意。与夏禹神话比较,则合于“娶涂山氏女而生启”,此类蛙纹可视为生育崇拜的代表。亦是“禹作熊跳石,误中鼓”的神话。
  
夏天欢跳中的蛙:陶罐前后各别有一只蛙全形蛙,左右有大圆圈,青蛙两手托着两个各代表日和月的大圆圈,表示日月并晖,也是“太阳鼓”的最早形象,符合“禹跳石中鼓”的神话。
  
无头蛙:合于鲧被殛死于羽山的故事。加水滴纹表示鲧死后还记挂治水之事。《大荒西经》说:“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故成汤伐夏桀于章山,克之,斩耕厥前。耕既立,无首,走厥咎,乃降于巫山。” 此无首之夏耕之尸,也合于无头蛙与夏鲧的神话。袁苛引《大荒北经》:“马状无首,名曰戎宣王尸”释“鲧”,并说:“鲧恐怕就是犬戎族神话传说中的祖宗神。”,均与这些无头蛙表示的内容吻合。

总得来说,夏朝始于夏启,启的父亲是禹,禹的父亲是鲧,而夏民族是马家窑遗址的先民,在古代神话里也有记载为戎。

摘自 : 《神话考古》 & 整理
备注:此书多以解读字音加上字形 (甲骨文、金文,图画字) 还原神历史话的由来。


其他:关于马家窑文化的彩陶 (来自网络)多作参考

早期的蛙图像。

后来抽象化的蛙纹,也称神蛙纹,神人纹。
  
神纹彩陶
有说这是人蛙合一的图像,或可视为女娲演变过程之一。

抽象蛙纹演变成长驱,六肢,也发现有超过六肢的,被视为早期的龙形演化过程。

注:濮阳西水坡仰韶遗址 45 号墓蚌塑龙年代约公元前 5,000 年,比马家窑文化早,而且龙形已经十分完整成熟。

中国黄河上游新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的遗址。马家窑文化或马家窑类型由此得名。位于甘肃省临洮县城西南 10公里洮河西岸马家窑村南面。面积约 9 万平方米。遗址文化内涵丰富,包含有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马家窑文化的石岭下类型、马家窑类型、半山类型、马厂类型和齐家文化、辛店文化、寺洼文化等,其中以马家窑类型最为丰富。该遗址对研究马家窑文化及黄河上游地区诸史前文化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仰韶文化是如何发展为马家窑文化?

黄河上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马家窑文化,因最早在甘肃省临洮县瓦家坪马家窑遗址发现而得名。主要分布在甘肃省。在青海东北部,宁夏南部也有遗存。马家窑文化是中原仰韶文化晚期在甘肃的继承和发展,故又名甘肃仰韶文化。在时间/顷序上,上承仰韶文化的庙底沟类型,下接齐家文化。据放射性碳素断代并经校正,马家窑文化年代约为公元前3300一一前2050年。马家窑文化在一千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文化特征,一般分为马家窑、半山和马厂三个类型,分别代表三个发展时期。

 

夏族起源


据史籍记载,在夏后氏建立之前,曾出现过夏部族与周围其他部族之间争夺联盟首领的频繁战争。夏部族大约是在中国古史传说中的颛顼以后逐渐兴起的。有不少古代文献均把夏族追溯到颛顼。其中《史记·夏本纪》与《大戴礼记·帝系》称鲧为颛顼之子,但很多文献都说鲧是颛顼的玄孙(五世孙):黄帝次子曰昌意,生颛顼,颛顼之子名鲧[28],鲧之子曰禹,为夏后启(即夏启)父。

这些记述表明,夏族很有可能是颛顼部落的一支后裔,是黄帝后裔颛顼高阳氏与炎帝的一支共工氏通婚形成的一个部落,夏部落一开始居住于渭水中下游,后东迁至晋南、豫西伊洛流域。

文字记载,地域名称未套考古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