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December 2014

亲爱的,我爱上别人了

花了好长时间看完一套剧......

原来,一个成功的男人,总是逼着全世界 (身边的人) 迁就他、配合他,即使要求的都是人家不高兴、不认同、不愿意做的事,不少时候是不讲理、不考虑他人感受、霸道,甚至心理畸形......


物品

年尾,首饰整理装饰物、首饰、衣物,搬上搬下恐怕会破损、遗失,先拍一些档案照片。
虽然不是很昂贵的物品,不喜欢也不会买回家,毕竟也陪伴我走过多年的岁月,感情深厚了。

















08 September 2014

今天是中秋节

中秋月饼

这个包装很美呀,吃了一个 ‘莲蓉蛋黄’口味的月饼,好吃。


这个包装也很美呀,吃了一个 ‘莲蓉蛋黄’口味的月饼,也是好吃。


 这个包装没有艺术感,但这家联美饼家的月饼好吃极了,都吃十多年了。没记错早些年的时候那个包装很美的。

以前在蕉赖和班登地区的杂货店、药材店、购物中心都能买到这家的月饼,最近两年在这些地区跑了几家店都没找到,不知是否少批发过来了呢,幸好在远一些的地方买到了。

另一种非常好吃的月饼,是海外天 “翡翠玉环”,饼皮下第一层馅料是绿色的,中间的蛋黄由另一层玉色 (奶色)的馅料包裹着。多年前吃过一次,印象深刻。

也吃过麦可斯的蛋黄莲蓉月饼,非常油腻,难吃。



26 August 2014

典籍中所见的史前传说

有巢、燧人、伏羲、女娲、神农是最常见的史前传说,他们之中最早见于典籍的是女娲。

战国时期的《天问》是一篇叙述当时神话和传说的伟大史诗,其中谈到:“女娲有体,庶制匠之?”。因此可知,迟至战国时期,女娲的故事已经广泛流传。战国时期还出现了一本重要的神话传说全集《山海经》,其中也提到了女娲。
战国中期后,神话和传说大量涌现,巢、燧、羲、农的事迹开始有了记载。这一时期,对古史最有影响的事件就是出现了“三皇五帝”的古史系统。五帝就是在尧、舜之前加三帝。

《易·系辞下》和《战国策·赵策二》提到了五未皇天下的:“圣王”,他们是包羲氏、神农氏、黄帝氏、尧、舜。《易·系辞下》记载包羲氏观天象、作八卦,神农教导耜耒耕种。

《礼记·月令》引《帝王世纪》说:“取犠牲以供庖厨,试天下,故号曰平庖羲氏。”
有学者认为,称包羲伏羲是受了苗族始祖神伏羲、女娲的影响。
《尸子》视伏羲为掌握猎取野兽技艺的神人,而神农则是掌握农业技术并可以顺四时之利的圣人。

《世本·帝系》和《大戴礼记·五帝德》提出的五帝是: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大约在战国时期,“五帝”说有六种版本之多。

《吕氏春秋·孟春纪·贵公》也提及三皇五帝:“天地大矣,生而弗子,成而弗有,万物皆被其泽、得其利,而莫知其所由始,此三皇、五帝之德也。”,但是却为指明是哪三皇及五帝包括谁。

战国后期,有些文献追溯到更上古的时期,超越了伏羲、神农的时代。有巢氏、燧人氏传说的提出,使巢、燧、羲、农的系统完整起来。《尸子》:“燧人上观辰星,下察五木,以为火。燧人之世,天下多水,故教民以渔。

《庄子·杂篇·盗跖》 :“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

《庄子·杂篇·盗跖》提到了有巢,但没提到燧人,而是提到了知生,燧人和知生有共同之处,就是懂得了用火。

《庄子·缮性》、《管子·揆度》都提到了燧人,并且排在神农、黄帝等传说人物之前。

《世本·作》篇说:燧人造火。伏羲以俪皮制嫁娶之礼。女娲作笙簧。神农和药济人。造火成为燧人的主要特征,伏羲不但是渔猎创始人,还发明了八卦、明嫁娶之礼;女娲作了笙簧;神农不但善于耕种,还懂得制药救人。这样,就把这些人的传说具体化了,巢、燧、羲农的排列顺序定性下来了。由此可看出,这些传说事迹越往后越丰富,越来越具体,增加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真正明确提出“三皇”之说的要到西汉,往往是伏羲、神农加女娲,或燧人,或祝融。“三皇”之说也有六种之多。

到了西汉,主要的神话传说保留在 《淮南子》中。 《淮南子·览冥训》:“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滥(lǎn)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这里把女娲和伏羲联系在一起了,但也只是说女娲尽苾羲氏之道而补天尊地,并没有说他们两人的具体关系。

到了东汉应劭著《风俗通义》:“女娲,伏羲之妹,置婚姻,合夫妇也。”

这之后伏羲、女娲的传说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由不相干到结尾夫妇成为繁衍人类的始祖。

西汉时期,阴阳五行、五德终始说盛行,于是便有人用来改造古史传说人物。

《汉书·律历志下》中的《世经》据此编排了一个整齐有序而又完备的古史帝皇系统:太昊包羲氏(以木德兴) – 炎帝神农 (以火德兴) - 黄帝轩辕氏 (以土德兴) - 少昊金天氏 (以金德兴) - 颛顼高阳氏 (以水德兴)…….. 一直排到汉高祖黄帝。这一系统把很多在此之前并不相关的人物拉到一起了,如太昊与包羲氏,炎帝与神农等,这些根本不是古时流传下来的原有传说,而是汉代编造的伪古史。

到三国末期,徐整《三五历记》又提出了大家熟知的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比前面提到的传说人物都要早,直至宇宙之初。于是,盘古开天辟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就成为大家熟知的古史传说。

摘自:《中国古代文明起源》 pg 45 ~ 49

15 August 2014

雪兰莪州换州务大臣

雪州换大臣

雪兰莪州的居民真苦呀,时常提心吊胆旱季缺水得制水已经是很头疼的事了,现在又遇上换州务大臣闹剧就更让人头疼了,一群政客每天都在上演 “猴子戏”,本来看似有望获得解决、正在进行处理中的水供问题,不知会否因为换大臣而被影响。

目前 I have the numbers 的新人大臣人选旺阿芝莎并未表态处理雪州水供问题的事项,更没有表态要如何治理和领导雪州。在水供问题方面,民联尤其是公正党一直和国阵过不去,事态发展进入僵局,以致先进州都缺水,造成人民生活不便,商家更是损失惨重。

就目前来看,公正党和民联揭露的消息,州务大臣卡立看起来的确是无法摆脱舞弊嫌疑。可悲的是,很多人事都操控在政党手中,人民只能被动的听他们告知谁是理想的人,谁又涉及了贪污舞弊。简单的说就是,我们民联说你有罪你就是有罪,我们民联说你廉洁你就是廉洁。当然,法庭的判决是多余的,由于没有三权分立,人民早已对法庭失去信心。当然,对政党也一样信心大减,什么时候政党也当起“法官”来了。

曾经民联把己党、把卡立说得多完美,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所谓的民联没有贪污舞弊,其实是没有把贪污舞弊揭露出来,还是真的没有贪污舞弊?

李映霞硬生生被撤换,也被套上罪名,但是反贪污局和法庭到现在也未审出个所以然来,行动党更没有给予人民有说服力的解释。在互揭疮疤之际,李映霞反驳是取代她的人和另两人才是涉及滥权、舞弊,而李映霞说的,反而更有说服力。

曾经巴生地区议员刘天球的争位去留事件,也引发信心与信誉问题,也同样被揭露涉及滥权、舞弊行为。

曾经,黄洁冰被色情事件缠身,卡立和许多民联议员也不顾道德问题,官官相护帮助黄洁冰混过去。

另外,所谓清廉、视贪污腐败为恶魔的回教党,此次亦曝露了言行不一的迹象。竟然力挺有舞弊嫌疑的卡立,甚至还扬言要与出了名贪污腐败的国阵合作。甚至有传言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女婿查哈鲁丁(Zaharudin Muhammad)获得卡立委任雪州政府属下公司——柏郎桑集团的一个职位,于是游说岳父支持卡立留任。

民联真的可信吗?还是翻版国阵?党争、争权多利、官官相护,恐怕不是国阵的专利,这回民联也闹得毫不逊色。议员们“站位”靠某一边,说明了明辩是非黑白,还是一言堂的表现?

我想,州务大臣是换定了,无论伊斯兰党的立场如何。当然,我们还不能漏了还在自己力挺自己当州务大臣的阿兹敏。虽然伊斯兰党不承认他们思维守旧、歧视女性而不接受新的州务大臣人选旺阿芝莎,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况且伊斯兰党也拿不出很好的否定理由。

旺阿芝莎曾经在槟州某选区当议员当到一半突然辞职制造不选让位给其丈夫安华,这次在雪州当大臣,会不会又半路落跑呢?

唉,总之这群政棍真的好乱。希望人民的生活不会被他们扰乱,他们乱他们的,人民还是得按部就班、踏实过日子,只是雪州的水供,还怕真的会冻过水。

两线制是否成为两限制了呢?第三、四、五政治势力会出现吗?


雪州大臣卡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