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ugust 2014

典籍中所见的史前传说

有巢、燧人、伏羲、女娲、神农是最常见的史前传说,他们之中最早见于典籍的是女娲。

战国时期的《天问》是一篇叙述当时神话和传说的伟大史诗,其中谈到:“女娲有体,庶制匠之?”。因此可知,迟至战国时期,女娲的故事已经广泛流传。战国时期还出现了一本重要的神话传说全集《山海经》,其中也提到了女娲。
战国中期后,神话和传说大量涌现,巢、燧、羲、农的事迹开始有了记载。这一时期,对古史最有影响的事件就是出现了“三皇五帝”的古史系统。五帝就是在尧、舜之前加三帝。

《易·系辞下》和《战国策·赵策二》提到了五未皇天下的:“圣王”,他们是包羲氏、神农氏、黄帝氏、尧、舜。《易·系辞下》记载包羲氏观天象、作八卦,神农教导耜耒耕种。

《礼记·月令》引《帝王世纪》说:“取犠牲以供庖厨,试天下,故号曰平庖羲氏。”
有学者认为,称包羲伏羲是受了苗族始祖神伏羲、女娲的影响。
《尸子》视伏羲为掌握猎取野兽技艺的神人,而神农则是掌握农业技术并可以顺四时之利的圣人。

《世本·帝系》和《大戴礼记·五帝德》提出的五帝是: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大约在战国时期,“五帝”说有六种版本之多。

《吕氏春秋·孟春纪·贵公》也提及三皇五帝:“天地大矣,生而弗子,成而弗有,万物皆被其泽、得其利,而莫知其所由始,此三皇、五帝之德也。”,但是却为指明是哪三皇及五帝包括谁。

战国后期,有些文献追溯到更上古的时期,超越了伏羲、神农的时代。有巢氏、燧人氏传说的提出,使巢、燧、羲、农的系统完整起来。《尸子》:“燧人上观辰星,下察五木,以为火。燧人之世,天下多水,故教民以渔。

《庄子·杂篇·盗跖》 :“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

《庄子·杂篇·盗跖》提到了有巢,但没提到燧人,而是提到了知生,燧人和知生有共同之处,就是懂得了用火。

《庄子·缮性》、《管子·揆度》都提到了燧人,并且排在神农、黄帝等传说人物之前。

《世本·作》篇说:燧人造火。伏羲以俪皮制嫁娶之礼。女娲作笙簧。神农和药济人。造火成为燧人的主要特征,伏羲不但是渔猎创始人,还发明了八卦、明嫁娶之礼;女娲作了笙簧;神农不但善于耕种,还懂得制药救人。这样,就把这些人的传说具体化了,巢、燧、羲农的排列顺序定性下来了。由此可看出,这些传说事迹越往后越丰富,越来越具体,增加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真正明确提出“三皇”之说的要到西汉,往往是伏羲、神农加女娲,或燧人,或祝融。“三皇”之说也有六种之多。

到了西汉,主要的神话传说保留在 《淮南子》中。 《淮南子·览冥训》:“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滥(lǎn)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这里把女娲和伏羲联系在一起了,但也只是说女娲尽苾羲氏之道而补天尊地,并没有说他们两人的具体关系。

到了东汉应劭著《风俗通义》:“女娲,伏羲之妹,置婚姻,合夫妇也。”

这之后伏羲、女娲的传说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由不相干到结尾夫妇成为繁衍人类的始祖。

西汉时期,阴阳五行、五德终始说盛行,于是便有人用来改造古史传说人物。

《汉书·律历志下》中的《世经》据此编排了一个整齐有序而又完备的古史帝皇系统:太昊包羲氏(以木德兴) – 炎帝神农 (以火德兴) - 黄帝轩辕氏 (以土德兴) - 少昊金天氏 (以金德兴) - 颛顼高阳氏 (以水德兴)…….. 一直排到汉高祖黄帝。这一系统把很多在此之前并不相关的人物拉到一起了,如太昊与包羲氏,炎帝与神农等,这些根本不是古时流传下来的原有传说,而是汉代编造的伪古史。

到三国末期,徐整《三五历记》又提出了大家熟知的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比前面提到的传说人物都要早,直至宇宙之初。于是,盘古开天辟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就成为大家熟知的古史传说。

摘自:《中国古代文明起源》 pg 45 ~ 49

15 August 2014

雪兰莪州换州务大臣

雪州换大臣

雪兰莪州的居民真苦呀,时常提心吊胆旱季缺水得制水已经是很头疼的事了,现在又遇上换州务大臣闹剧就更让人头疼了,一群政客每天都在上演 “猴子戏”,本来看似有望获得解决、正在进行处理中的水供问题,不知会否因为换大臣而被影响。

目前 I have the numbers 的新人大臣人选旺阿芝莎并未表态处理雪州水供问题的事项,更没有表态要如何治理和领导雪州。在水供问题方面,民联尤其是公正党一直和国阵过不去,事态发展进入僵局,以致先进州都缺水,造成人民生活不便,商家更是损失惨重。

就目前来看,公正党和民联揭露的消息,州务大臣卡立看起来的确是无法摆脱舞弊嫌疑。可悲的是,很多人事都操控在政党手中,人民只能被动的听他们告知谁是理想的人,谁又涉及了贪污舞弊。简单的说就是,我们民联说你有罪你就是有罪,我们民联说你廉洁你就是廉洁。当然,法庭的判决是多余的,由于没有三权分立,人民早已对法庭失去信心。当然,对政党也一样信心大减,什么时候政党也当起“法官”来了。

曾经民联把己党、把卡立说得多完美,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所谓的民联没有贪污舞弊,其实是没有把贪污舞弊揭露出来,还是真的没有贪污舞弊?

李映霞硬生生被撤换,也被套上罪名,但是反贪污局和法庭到现在也未审出个所以然来,行动党更没有给予人民有说服力的解释。在互揭疮疤之际,李映霞反驳是取代她的人和另两人才是涉及滥权、舞弊,而李映霞说的,反而更有说服力。

曾经巴生地区议员刘天球的争位去留事件,也引发信心与信誉问题,也同样被揭露涉及滥权、舞弊行为。

曾经,黄洁冰被色情事件缠身,卡立和许多民联议员也不顾道德问题,官官相护帮助黄洁冰混过去。

另外,所谓清廉、视贪污腐败为恶魔的回教党,此次亦曝露了言行不一的迹象。竟然力挺有舞弊嫌疑的卡立,甚至还扬言要与出了名贪污腐败的国阵合作。甚至有传言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女婿查哈鲁丁(Zaharudin Muhammad)获得卡立委任雪州政府属下公司——柏郎桑集团的一个职位,于是游说岳父支持卡立留任。

民联真的可信吗?还是翻版国阵?党争、争权多利、官官相护,恐怕不是国阵的专利,这回民联也闹得毫不逊色。议员们“站位”靠某一边,说明了明辩是非黑白,还是一言堂的表现?

我想,州务大臣是换定了,无论伊斯兰党的立场如何。当然,我们还不能漏了还在自己力挺自己当州务大臣的阿兹敏。虽然伊斯兰党不承认他们思维守旧、歧视女性而不接受新的州务大臣人选旺阿芝莎,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况且伊斯兰党也拿不出很好的否定理由。

旺阿芝莎曾经在槟州某选区当议员当到一半突然辞职制造不选让位给其丈夫安华,这次在雪州当大臣,会不会又半路落跑呢?

唉,总之这群政棍真的好乱。希望人民的生活不会被他们扰乱,他们乱他们的,人民还是得按部就班、踏实过日子,只是雪州的水供,还怕真的会冻过水。

两线制是否成为两限制了呢?第三、四、五政治势力会出现吗?


雪州大臣卡利

11 August 2014

记一些考古文献

一些不想被忘记的内容:-
最早提出夏代经济形态问题的,恐怕是郭沫若先生,他这样论述:“夏民族的统治是存在过的,但他的文明程度不会太高,当时的生产情形,顶多只能达到奴隶制的初期阶段。”这大概就是后来出版的许多历史教科书提出夏王朝是奴隶社会的依据。

在研究方法上.... 用金文资料参证。

遂公盨,器底内共 10 行, 98 字。提供了关于大禹治水的信息。

《左传·宣公三年》讲 "远方图物,贡金九枚,铸鼎象物....用能协于上下,以承天休。" 这几句话,是直接讲青铜彝器上面的动物形的花纹。各方的方国人民将当地特殊的动物画成图像,然在铸在鼎上,正是说各地的特殊的通天动物,都供王朝的服役,以 ‘协于上下,以承天休’。

西周铜器《何尊》铭文首先提出 ‘中国’ 这一概念。

摘自:《夏史与夏代文明》



我们曾经通过对新石器时代先民创造的一种特殊八角图形的研究,讨论了自内蒙古东部以至山东、江苏、湖南和江西地区分布的小河沿文化、大汶口文化、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和大溪文化之间的文化联系,这个经东北而历长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曾被学者称为边地半月形文化传播带,其文化面貌确实表现出与西部以仰韶文化为代表的原始文化的极大不同,这些文化正是孕育出独立于夏文字之外的彝文字的文化母体18

摘自:《试论中国文字的起源》


史前房屋

河姆渡文化 ---> 杆栏式建筑
良渚文化 ---> 平原夯筑高土台作为居址或葬地
北方 ---> 半地穴式房屋
姜寨遗址 ---> 地穴式、半地穴式、平地起造房屋
黄河流域 ---> 夯土造房技术
河姆渡文化 ---> 榫卯技术
良渚文化 ---> 竖穴居址
南方 ---> 高床居址



生活琐碎事

去年买的首饰,很多时候是把它们当作艺术品来欣赏。

现在已经很少喝咖啡了

70 % 折扣赶紧买

吉隆坡今日烟霾指数

每天早上起床,打开房门第一件事就是嗅一嗅空气里是否弥漫着烧焦味,接着走到楼台看看能否看清楚对面的山。被烟霾困扰十多年,已经学会通过观察远景的可见度或清晰度而判断空气污染是处于健康、中等、不健康或非常不健康的水平。

烟霾很伤害健康,尤其是呼吸系统,其次就是引起皮肤敏感、嘴唇干裂。烟霾来袭,外出或在没有冷气设备的住家室内都一定要戴面罩,否则必然病得很惨。即使戴了面罩,也会生病,只是情况没那么严重。

首先,当被烟霾笼罩着的时候,持续吸入污染空气越半至一小时,喉咙、鼻腔会感觉非常干燥,再过一会儿就觉得鼻腔有点疼,喉咙也刺痛。然后喝水、喝多一些水,除了喝水也还是喝水。水喝多了,喉咙、鼻腔的问题不见得有好转,只是不继续恶化,但是满肚子水感觉很难受。

烟霾未消失以前,鼻腔、喉咙就是一直持续干燥、微疼。若戴上口罩,鼻腔与喉咙疼的情况大多时候还是可以避免。不过,即使有戴上口罩,只要烟霾一消失,身体的自我调节功能马上启动“排毒”、“康复程序”,于是开始一直带痰的咳嗽、流鼻涕,严重一点就发烧、四肢乏力,虽然在烟霾期间也喝了不少凉茶、凉水,但此时依旧会身体不适、会生病。

持续十多年的烟霾,简直就是挥之不去的噩梦。可怜啊,在一个落后的国家,一个烟霾问题拖了十多年都无法解决。



没有空气污染的日子,蓝天白云,对面的山林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