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September 2013

2013-2025 年 《教育大蓝图》引起的忧虑与争议

2013-2025 《马来西亚教育大蓝图》教育部所谓的最终版本公布后继续引发争议,最引人注目的焦点依旧是国语马来文课的争议。

起初,教育部的建议是:国小四到六年级的马来文上课时间是每周 270 分钟。董总、教总、马华和其他许多华团都提出反对。董总和一些华团坚持要定为 180 分钟;马华、教总与其他华团则建议应该定为 210 分钟。虽然 180分钟和 210 钟看起来是各华团之间意见存在分歧,但还是异中有同:反对马来文课增加教学时间至每周 270 分钟,大家都认为 270 分钟太多了,甚至引发华校变质的担忧。

240分钟最后定案出来后,突然觉得董总坚持 180 分钟是对的,如果其他华团也和董总站在同一立场,或许教育部最后也不会将之定为 240 分钟,而有可能定在 210 分钟。慕尤丁的确在谈话中说教育部是取中,即  270 分钟和 210 分钟的中间值 240 分钟。但对于董总来说,这 240 分钟是教育部在退一步,进三步。

顺便一提的是,华文课每周上课时间是 300 分钟,英文虽然是国际语言,但在增加 30 分钟的教课时间后还是被华语及国语远远抛在后头,似乎让人有错觉认为英文不是很重要。对于华人来说:华语是华族共同语言,马来语是官方语言,英语是国际语言,三语教学要如何取舍是很讲智慧,相信一般上家长都以实用性、广泛性/普及性作为考量和作出取决。

华小变质及华教在教育大蓝图里被边缘化并不是空来旋风。教育大蓝图的确是把重点放在国校/ 马来学校/ 国文教育之上,并强调要把国小提高至首选学校的地位。学前教育 (幼儿园)必须以国语教学,这导致学生上学后首先接受到的是马来文教育,而不是母语教学和国际语言的教学,这会让学生误以为马来文才是最重要,华文和英文只是次要。当孩子在幼儿园习惯了马来文教学后,父母或许会因为担心孩子上一年级突然转换用华语教学不适应或跟不上而把孩子送进国小,这就达成了政府的计划:国小/ 国校/ 马来学校是国人的首选学校。而到时候,华校的学生来源将会下降,这导致华教的前景不乐观。

另外一个争议是华校改用 KSSR 课程和提升华小四到六年级学生的国语水平,要求华小使用与国小程度相同的国文教材。虽然最后这项措施并没有强制性实行,不过政府还是会为华小重新设定 KSSR 课程和国语教材,相信华校的国文科相较于现用的课程,其难度还是会有所提升。

最后,教育部还说,如果到时候 2025 年《教育大蓝图》的目标没有达成,国文水平没有提升,国小没有成为首选等,那么就会重新检讨和进行教改,这的确让人觉得教育部有逐步落实单元教育的决心不可动摇。

由于华校马来文课始终是焦点,因此其他华教问题自然就失焦了,包括华校师资短缺、华小拨款不足与不公、华校课室不足、国民型学校、承认统考文凭等等问题都被忽略了,而只简单提到建议半津贴学校把土地租给政府以换取津贴。然而,这半津贴和全津贴也只不过是政府的一厢情愿,也显示了政府对华校的不公平对待。

目前教育部宣布的《教育大蓝图》最终版本的确不符合董总、教总、马华、各大华团和华社的期盼,且看哪个组织与华团会继续抗争,哪些华团与组织又会让事件不了了之、扫入地毯、默默接受  240分钟马来文课的教学时间。

而民联又在 《教育大蓝图》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呢?行动党议员张念群认为这份 《教育大蓝图》是好的,要看如何去落实。言下之意,是否似懂非懂,给个官方回应?公正党领袖安华则反对 SPM 英文科目必须及格,但是不反对马来文科必须及格,毕竟马来文科必须及格还是安华当年任教育部长的时候拟定的教育政策。由此可见,是事不关己或是各怀鬼胎?其他民联议员大多数都没发言,不晓得他们是否还关心华教?而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似乎不认为华文被贬到第三重要的地位是有问题,而且还向教育部 “感恩”了!

在马来西亚谈语言、种族、宗教课题的确累人。其实各族人民平日里相处并没有什么问题,反而是政府与其政策带来了各种忧虑与争议。其实大家各自顺其自然发展自己的教育、宗教、语言也挺好的,政府勿过度把教育政治化,学校毕竟是传授知识的地方,而不是穿教和弘扬语言的地方,也不是几位官员和教育部里的小拿破仑实现个人梦想的地方。再说,怎么老是硬要一个拥有五千年文化历史底蕴的族群去接受一个只有数十年历史的政府操控,我实在没想明白。

各华团领袖与政治任务之发言摘录:-

>>> 董总主席叶新田 我国现有1290多所华小都是由董事会创办,华小董事会是华小的拥有者,而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则属於政府资助学校。一旦成为政府学校,教育部將成为华小產业信託人,由教育部委派3名產业信託人进入华小董事会,另外加上3名官委董事,造成15名华小董事里共6名董事是由教育部委派,形成教育部进一步控制董事会的局面。

若政府真的重视独中,就应该承认统考;何况在2012年,就有整万人进不了独中。在我国欲建独中,比登天还难;大选前董总要求首相以宽柔的模式增建4所独中,分別在巴西古当、昔加末、蒲种及八打灵,但只获当局批准巴西古当一所,另外三所没有下文。

儘管教育部把华文独立中学纳入大蓝图的另类教育栏目內,但是这並没有甚么值得高兴的事,因为董总要求的是实质东西,如政府有没有拨款给独中、允许增建独中以及承认统考文凭。

教育法令內根本没有所谓全津贴或半津贴的学校,只有政府学校(国小),以及政府资助学校(华小和淡小),因此,半津转全津的问题根本不存在。官员以这个作为藉口,指华小拨款不多,是因为校地是董事部的。申请转为全津贴,在法律上是不存在的;所有源流的学校都是政府资助的,不管校產是谁的,政府都要资助。

叶新田表示,华社应对自己的马来文有信心,不要因为一些官员或政治人物不断谈这个问题,给了华社一个以为国文不好的印象,因此,在增加国文课时间上给予妥协。很多人感到迷惑,是否华校生的马来文不好,所以政府才一直增加国文课时间。他说,其实这是官员找的藉口,因为从华小小六鉴定考试(UPSR),华小的成绩是最好的,在马来文科方面,华小和国小马来文成绩相差很少,不到1%


>>> 董总指出,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今日宣佈的20132025年国家教育蓝图,是执行《1996年教育法令》所规定的教育政策,即是单元主义教育政策,尤其在该法令的绪论和第17条文中阐明,国语必须是国家教育体系內所有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媒介语,贯彻《1956年拉萨报告书》一种语文、一种源流学校最终目標

教育部今天宣佈实行每週240分钟的国语正课教学时间,已经达到內定的目標,这是当局逐步蚕食和变质华小、淡小的`进三步、退一步策略,而且未来的国语正课教学时间將会根据教育蓝图內定政策,增加到270分钟甚至300分钟,以及在国语课外辅导班再加300分钟,因为教育部將在2017年检討小学课程標准(KSSR)。


>>> 教总:.华文不能当附加语文。
国民型学校的学生制定KSSR国文新课程虽然教育部最终没有在国民型学校第二阶段採用和国小一样的课程纲要,但蓝图却又说明要华小生在六年级时,其国语程度要达到接近国小的程度(蓝图第4-13页,8-6页)。

虽然蓝图说明將继续保留现有多源流学校的教育制度,维持华小和淡小的地位与特质,家长將继续拥有把孩子送到任何国民小学或国民型小学的选择权(蓝图第7-19页)但矛盾的是,当局又提出要国小成为全民首选学校(蓝图第7-21)。

蓝图没有真正很明確强调国民型中学的特徵和地位,只是说明国民型中学是政府资助学校之一。教总吁请政府修订《1996年教育法令》,恢復 国民型中学Sekolah Menengah Jenis Kebangsaan,SMJK)的学校名称,以保障改制中学的法律地位,確保国民型中学的特徵获得保留和享有应有的权益。

教总主席王超群强调,教总將继续爭取210分钟华小国文课授课时间,而现阶段需预先研究详细的课程时间表,並与其他华团会商后,决定之后的后续行动。

>>> 全国校长职工会强调,该会无法接受教育部提出华淡小国语授课时间定为每週240分钟,將继续坚持每週210分钟授课时间的底线,並会联合其他华团,在此课题上继续爭取。

>>> 郑今智:学前教育国语教学·    华教將自灭
巴生福建会馆会长郑今智认为,实行学前教育以国文教学,將造成学生无法掌握华文,华文能力变差,隨之也对华文不感兴趣;而华小毕业生人数减少,面对最大问题的是独中的入学人数。政府在2010年已成立学前儿童教育理事会,大力提倡学前教育,该理事会鼓励办理学前教育者都必须注册,並规定所有学前教育都需根据国家学前教育课程,以全国语教学。

他表示,孩子从小没有机会学习和接触母语教育,在正规小学阶段时,学生无法適应,觉得方块字较难学,届时父母为配合孩子,也逐渐把孩子送入国小就读。
因此,他认为,若教育部不修订教育蓝图,华教將步入自灭的情况。

>>> 巴生华小发展工委会主席李维念指出,我国教育拨款面对不公平的情况,华小学生人数占全国小学生人数的21%,但给予华校的拨款仅占全国小学拨款的23%,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分配。

>>> 一名雪隆华小校长指出,华小学生国语程度较差的问题,除了授课时间长短外,大环境、师资素质与教学方式也是因素之一。他强调,目前华小国文课很多是由马来教师执教,这些不通晓双语的教师虽主修国语教学,但基於这些教师学习的是母语教学法,而非第二或第三语言教学法,面对母语非国语的华小生时,教学方式可能无法取得预期的效果。

除了教学方式不適合华小外,现有国文课本的程度太难,导致学子对该科目、语言失去兴趣,进而造成学习有障碍。

>>>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马华重申,在认同强化国语和英语的同时,母语教育绝不能被忽略,如此才能为国家培养副首相所说的`全球化的一代。因此,我们对於华语和淡米尔语在《教育蓝图》里,被列为国语和英语之后的第三语言以鼓励学生学习,感到欣慰。

>>>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表示,虽然本身还未看到大蓝图的实际方针,但在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的致词中提到大蓝图的原则和基本都属于正确。她说,这次的推介礼中,慕尤丁已经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两点,即承诺不会边缘化国民型学校如华小及淡小,并提到将会关注特殊儿童教育。

附录:-

2012 年初步定稿公布的事项: 未来13年教育发展路线图摘要
2013-2015
小学13年级的学生,除了马来文书写能力和数学外,也增加英文书写能力课程。

2013-2015
华淡小16年级国文程度落后的学生,须在放学后进行每週5个小时的课后补习班。

2016-2020
推行改良版的识字和精算计划(LINUS)。
16年级推行国文课后补习班。
4
6年级的学生须进行英文课后补习班。

2014
国民型小学由4年级开始,採用与国民学校同等程度的国文课程纲要。

2015
小学教育入学率將提昇至98%;初中的入学率將高达95%,高中90%

2017
废除预备班。

2013-2015
●90%
的学生通晓国文,70%的学生能够掌握英文。

2012年杪
国內7万名英文教师须进行剑桥分级测验,以测试他们的英文能力。

2013
英文程度未达標的教师將被派往修课程。

2015
无法通过评估的教师將被派往教导其他科目。

2016
●UPSR
试题有80%属於深度思考题、中三的中央评估也佔80%SPM的主要科目有75%,以及其他科目有50%

2016
全面在所有小学一年级落实小学標准课程(KSSR)。

2017
落实中学標准课程(KSSM)。

2016-2020
优秀学生可以只用5年完成小学课程以及4年唸完中学。

2013
重塑中六课程的品牌,以便更多学生选择这个升学管道。


2013 – 2025《国家教育蓝图》重点 (最新版本)

●2016年將特別为母语不是马来语、又未在国民小学就读的学生,设计全新的KSSR国文课程纲要。

教育部在2017年將推行中学標准课程(KSSM),並会重新检討小学標准课程纲要(KSSR)。

鼓励半津学校转型为全津,教育部向地主租地,地主无需转名。

秉持公平和透明原则,给予政府学校和半津学校財务支援和其他支援。

保留和改善预备班的课程和教学。

2017年起,国民型小学的家长可选择將子女送往参加小学辅导班或进入中学预备班。

教育部將於2014年起为四至六年级国文水平较弱的学生提供国文课后辅导班,家长可选择让子女参与与否。

●2015
年年杪,所有国民型学校的国文教师,包括非主修国文的教师需进行国文程度检测。

教育蓝图第二阶段(2016-2020年),四至六年级英文掌握能力较弱的小学生,需参与英文课后辅导班。

教育部承诺將继续为国民型小学提供精通母语的国文教师,以教导一至二年级的学生。

如果有必要,教育部將提供额外教师给面对国文教师短缺的国民型小学。

2016年开始,教育部將把大马教育文凭(SPM)的英语科列为中学必考及必及格科。

2016年起,扩大加强学生交融计划RIMUP),推动不同类型学校的互动。

提高教师从业门槛,从成绩排名前30%的毕业生中选择教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