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pril 2013

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博文系列之第六篇

扑街冚家铲 VS 底裤党旗

“扑街冚家铲”这句咒语在行动党的政治演讲中经常出现,当然也有用上其它的粗俗语言。非常失望,这就是马来西亚人的政治文化甚至是日常交流的方式吗?我明白人生气需要有发泄的管道,骂人就是是其中之一的方法。但是,如果天天都用脏话谈话和骂人,这又是什么心态?是天天都在生气吗?还是已经习惯成自然,成为了一种文化?当然,这是不良文化!

除了使用粗暴语言,不雅图片也不少,甚至连底裤都搬出来贴在人家的党旗上了。然而,真的有必要这么疯狂吗?

 

选举委员会阿都阿兹劝告支持者不要张挂不雅旗帜、展示内裤是很没礼貌的行为。

行动党开除李映霞

这案件看起来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党外人士也无法确定李映霞是否贪污滥权,就如同李映霞所说,如果真有犯错,为何当时调查了事件就平息了?为什么当时候没立即对李映霞采取党纪律行动甚至把事件带到反贪污局采取法律行动?现在旧事重提,这到底是不是因为职位之争或是派系之争呢?

其它报名参加三角战的行动党候选人并没有被党纪律委员会对付。虽然说这些三角战参与者稍后宣布退出三角战,但是伤害却是已经造成,选票上依然会印有这些在提名日后才宣布退选的候选人名字,因此即使宣布退出了三角战那也是没有意义的。而在参与三角战的数位候选人之中却只有李映霞一个人被对付,是否显示纪行动党律委员会持有双重标准呢?

伊斯兰党指控公正党候选人卖马丸

七名伊斯兰党党员在候选人提名日当天突然跑去报名竞选七个已经说好由民联成员党公正党候选人上阵的选区,这导致有七个地区出现民联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因此,国阵候选人很大机会可以坐收渔利。

更出乎意料的事,针对此事件,伊斯兰党领袖哈迪阿旺发表了伟论――伊斯兰党不能让贩卖马丸的公正党候选人当选。马丸是一种不合法的丸子。针对此事,公正党登嘉楼州联委会主席阿占依斯迈已经站出来给于否认。此事件引起的波浪还真不小,巫统党员还跑到警局针对此事报案,要求警方介入调查。当然,选民也有知情权,也想知道事件的真伪。

到底是伊斯兰党抹黑公正党,还是公正党候选人真的干了非法的勾当?这件事之中只有一方所讲的是真话,而另一方必定是在撒谎,可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是哪一方说了真话,哪一方在撒谎。

哈迪阿旺没有说到底有多少位公正党候选人涉及贩卖马丸的犯罪活动,后来事件演变成伊斯兰党争取席位分配谈判的筹码,目前伊斯兰党只同意退出其中三席的三角战,而卖马丸事件则不了了之,扫入地毯了。

不禁怀疑伊斯兰党的野心很大,它想多参选几个议席,多赢几个议席,以便能获得比公正党更优秀的大选成绩,能坐上民联的第一把交椅,为落实神权国和宗教法治国治州的鸿图大计铺路。


前雪州州务大臣加入伊斯兰党

莫哈末泰益的口碑并不好,前雪州大臣都与贪污扯上关系,这也是导致 308 时候雪州州政权异权的主要原因。泰益在1997年被指未申报而携带总值380万令吉的现金从本地入境澳洲而引发官司,但最后被判无罪。

一向以廉洁不贪污为傲的伊斯兰党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前高调让莫哈末泰益加入该党而引起坊间议论纷纷,大家都弄不明白自称廉洁的伊斯兰党为何会收留一位公认不廉洁的前雪州州务大臣,也无法接受伊斯兰党的这项决定。

伊斯兰党的廉洁神话从这一刻开始破灭了,伊斯兰党不值得信任,它也一样是讲一套,做一套。民联口口声声说要反贪腐,偏偏伊斯兰党就能容忍贪腐者入党,这是不是把支持伊斯兰党的选民都给耍了呢?伊斯兰党自己不聪明,也别当选民是傻瓜,要选民认同收留贪腐者,我们接受不到咯。
欢迎加入:马来西亚政经文教事实论坛


内裤横幅高挂 选委会:勿以身试法

阿占否認黨候選人涉賣馬丸

公正党候选人被指卖马丸登州巫青报警促查

巫统领袖系列(六): 莫哈末泰益履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