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pril 2013

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博文系列之第六篇

扑街冚家铲 VS 底裤党旗

“扑街冚家铲”这句咒语在行动党的政治演讲中经常出现,当然也有用上其它的粗俗语言。非常失望,这就是马来西亚人的政治文化甚至是日常交流的方式吗?我明白人生气需要有发泄的管道,骂人就是是其中之一的方法。但是,如果天天都用脏话谈话和骂人,这又是什么心态?是天天都在生气吗?还是已经习惯成自然,成为了一种文化?当然,这是不良文化!

除了使用粗暴语言,不雅图片也不少,甚至连底裤都搬出来贴在人家的党旗上了。然而,真的有必要这么疯狂吗?

 

选举委员会阿都阿兹劝告支持者不要张挂不雅旗帜、展示内裤是很没礼貌的行为。

行动党开除李映霞

这案件看起来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党外人士也无法确定李映霞是否贪污滥权,就如同李映霞所说,如果真有犯错,为何当时调查了事件就平息了?为什么当时候没立即对李映霞采取党纪律行动甚至把事件带到反贪污局采取法律行动?现在旧事重提,这到底是不是因为职位之争或是派系之争呢?

其它报名参加三角战的行动党候选人并没有被党纪律委员会对付。虽然说这些三角战参与者稍后宣布退出三角战,但是伤害却是已经造成,选票上依然会印有这些在提名日后才宣布退选的候选人名字,因此即使宣布退出了三角战那也是没有意义的。而在参与三角战的数位候选人之中却只有李映霞一个人被对付,是否显示纪行动党律委员会持有双重标准呢?

伊斯兰党指控公正党候选人卖马丸

七名伊斯兰党党员在候选人提名日当天突然跑去报名竞选七个已经说好由民联成员党公正党候选人上阵的选区,这导致有七个地区出现民联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因此,国阵候选人很大机会可以坐收渔利。

更出乎意料的事,针对此事件,伊斯兰党领袖哈迪阿旺发表了伟论――伊斯兰党不能让贩卖马丸的公正党候选人当选。马丸是一种不合法的丸子。针对此事,公正党登嘉楼州联委会主席阿占依斯迈已经站出来给于否认。此事件引起的波浪还真不小,巫统党员还跑到警局针对此事报案,要求警方介入调查。当然,选民也有知情权,也想知道事件的真伪。

到底是伊斯兰党抹黑公正党,还是公正党候选人真的干了非法的勾当?这件事之中只有一方所讲的是真话,而另一方必定是在撒谎,可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是哪一方说了真话,哪一方在撒谎。

哈迪阿旺没有说到底有多少位公正党候选人涉及贩卖马丸的犯罪活动,后来事件演变成伊斯兰党争取席位分配谈判的筹码,目前伊斯兰党只同意退出其中三席的三角战,而卖马丸事件则不了了之,扫入地毯了。

不禁怀疑伊斯兰党的野心很大,它想多参选几个议席,多赢几个议席,以便能获得比公正党更优秀的大选成绩,能坐上民联的第一把交椅,为落实神权国和宗教法治国治州的鸿图大计铺路。


前雪州州务大臣加入伊斯兰党

莫哈末泰益的口碑并不好,前雪州大臣都与贪污扯上关系,这也是导致 308 时候雪州州政权异权的主要原因。泰益在1997年被指未申报而携带总值380万令吉的现金从本地入境澳洲而引发官司,但最后被判无罪。

一向以廉洁不贪污为傲的伊斯兰党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前高调让莫哈末泰益加入该党而引起坊间议论纷纷,大家都弄不明白自称廉洁的伊斯兰党为何会收留一位公认不廉洁的前雪州州务大臣,也无法接受伊斯兰党的这项决定。

伊斯兰党的廉洁神话从这一刻开始破灭了,伊斯兰党不值得信任,它也一样是讲一套,做一套。民联口口声声说要反贪腐,偏偏伊斯兰党就能容忍贪腐者入党,这是不是把支持伊斯兰党的选民都给耍了呢?伊斯兰党自己不聪明,也别当选民是傻瓜,要选民认同收留贪腐者,我们接受不到咯。
欢迎加入:马来西亚政经文教事实论坛


内裤横幅高挂 选委会:勿以身试法

阿占否認黨候選人涉賣馬丸

公正党候选人被指卖马丸登州巫青报警促查

巫统领袖系列(六): 莫哈末泰益履历

25 April 2013

高渊大选宣传活动炸弹案

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博文系列之第五篇

正当国阵民政党的丁福南演讲时,附近的垃圾堆突然发生了炸弹爆炸,警察后来也在垃圾堆里找到另一颗还未引爆的炸弹。由于土制炸弹配有计时器,因此警方认为这些炸弹是由专业者所制造。

炸弹是安置在垃圾堆,这是安装者无法进入人多的讲台区置放炸弹,或是置放者害怕被人发现,还是造弹者只是想通过在远处引爆炸弹制造恐慌而非要炸死出席者甚至主讲人?

会弄这玩意儿炸死人的人不算多,要么是心理不平衡或精神不太正常者、要么就是极端主义者或恐怖份子。究竟此次做出炸弹袭击的会是哪一种人呢?当然我也不清楚。

或是,就如阿扁的子弹,受害者雇人自己炸自己,博取同情票?还是制造恐慌以便选民不敢把票投给敌对党?要稳定,不要乱??? 513云云???

一连串的炸弹袭击,让我联想到发生在国外的恐怖袭击和自杀式炸弹袭击如同已经登陆大马,实在可怕。毕竟在中东和阿拉伯地区,炸弹袭击也用来对付或报复敌对的政党。

另外,雪州適耕庄国阵行动室也遭人抛汽油弹烧黑了墙壁。当然也有发生民联政党产物被破坏的事件。这些事件到底是有心人唯恐天下不乱,还是政治有黑暗的一面?

究竟是谁安装的炸弹?安装和引发炸弹的目的是什么呢?这个谜底会揭晓吗?还是选民得带着一连串疑问进入投票站去投票?

警总长:槟雪国阵行动室外爆炸有人置弹制造恐慌


爆炸1:高渊政见会爆炸1人伤 警引爆另1 计时炸弹

 爆炸2雪州适耕庄大港国阵竞选行动室 遭人抛掷汽油弹纵火

18 April 2013

行动党候选人未能在自家党旗下竞选

行动党党选成绩出错早前闹得满城风雨,当时行动党的官方解释是剪贴性技术性错误,但是真相是否纯粹这么简单则是众说纷纭。有人认为,由于中选者都是华裔,为了淡化种族色彩,也通过修正剪贴性技术错误的同时更换了其中两人的得票数目,{ 原本第5高票(1202票)中选的伍薪荣改为只得669票,原得305票的再里尔则变成得票803,成为第20位票选中委,也是唯一的票选马来中委,而成绩修正后落选的伍薪荣则成为受委中委。} 这混乱的状况,不只是党外人士觉得事有蹊跷,党内也有人无法信服而就此事件向社团註册局投诉。在调查完毕之前行动党更新党执照的申请先被搁置是意料中事,最后的调查结果大家都有心理准备是凶多吉少吧。

在大选提名日的两天前,今天中午传来行动党中委成绩不被注册局接受,因此也意味着民主行动党的执照更新申请仍未获批准。这将导致行动党候选人在大选时全都无法在行动党旗下上阵,而必需在友党即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旗帜及名义下参选。虽然年轻选民尤其是网络选民能轻易明白事件来龙去脉而会继续给予在友党旗下竞选的行动党候选人支持,但是对于年长、乡下及没接受网络的选民,行动党就得花费不少精力去把事件解释清楚。由于每场竞选演讲都必需额外抽出时间来对选民作出解释,这将影响行动党的竞选宣传活动的进度。敌对党更可趁机大事渲染此事件,甚至加盐添醋误导选民,硬说行动党已经不复存在,行动党已经被伊斯兰党或公正党接管、行动党加入了伊斯兰党,支持了伊斯兰党的神权国理念等。总之,敌对党若随便说行动党一两句的不是,行动党就得花费许多时间与精力去澄清及解释。

孤掌难鸣,无风不起浪,这件事也不能只怪罪注册局和敌对党。人家是要整你,而你自己又不争气,偏偏在这时候犯下大错让人捉到把柄。基于以在朝的利益为考量,政党和媒体的注册与执照更新向来都苦难重重,而行动党犯下的错误,让注册局更有理由说自己是在秉公处理。我的确无法漠视行动党这次犯下的错,不过若敌对党的指责是超出了行动党党选成绩疑似操控事件的范围而过度过分猜测与抹黑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及公正党的“主仆”关系,那我也一样无法认同。各政党的竞选与拉票方式未必能百分展现百君子作风,但民主制度与选民的监督必能约束与减少他们使用肮脏手段进行拉票。


行动党党选成绩出错,编号 31-38 及编号 61-68 的得票数目一模一样。


潘俭伟: 更正党选成绩 剪贴性技术出错导致

 党选成绩出错风波 火箭暂不对付投报党员



行动党议员在社交网站宣布:
行动党候选人将无法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时使用行动党旗帜上阵。


欢迎加入:马来西亚政经文教事实论坛

17 April 2013

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博文系列之第三篇

国阵宣布国会议席候选人名单

国阵候选人名单公布了,不少候选人都是新面孔,其中原因不只一二,最主要还是旧的候选人素质差、有些在位已久但还是工作表现一般不获好评,为挽回选民信心,不少选区的候选人是出现了迎新送旧的现象,当然还有一些是基于过往党争派系、或为正义而揭发弊端的缘故而被除名,哪怕是有胜算的候选人也被格杀勿论。一些公认有服务精神的政治者因为交换或借出选区而被牺牲上阵机会实在可惜,反正就是没有公平可言而只有无奈。

要不是反风刮得太狂,哪怕是退休年龄早已过的爷爷奶奶级在位者是怎么也不愿给新人让路。虽然国阵候选人中有三十多巴仙候选人是新脸孔,不过是否能获得选民青昧也还是个未知数。选民考量的不只是候选人的素质,大环境和大课题以及国家的前途才是选民考量的重点。

如果没有了马华

虽然借出选区给马华增添了不少麻烦,甚至打击了马华的形象与党员及选民的信心,不过,马华还能保住 37 个国会议席的竞选机会,也是不幸中的大幸。无论如何,这也不是值得庆祝的事,毕竟比起辉煌时期,马华在争取选区上阵的表现还是在节节败退。况且,这 37 个国席马华最终能赢得几个议席,情况也不是太乐观,毕竟人民要改朝换代的欲望实在是太强烈了。

别说是借出了几个议席,即使马华把国席全部都让出去那又如何?我倒想看看没有马华的日子里,华人是如何向国阵表达民意。传统的做法,华社都是通过华基政党向政府表达不满及提出各方面有关民生、社会发展的要求与申诉。那么,如果第十三届大选后没有了马华,那么华社要如何与国阵沟通呢?就好比马华自己说的不入阁,要是真那样了,华社应该怎么办?我们是否应该为自己另寻出路呢?

既然巫统一党独大、一手包办,那么华社有什么事就直接找巫统去吧。当然巫统也未必有良好表现,甚至不明白华社的要求。最后,或许就得直接通过举办万人集会向政府表达民意与诉求,呈交备忘录,或由非政府组织与华团代劳去和巫统交涉,如果到时未能改朝换代。 既然没有了马华不是问题,那么也无需再担心马华与国阵的关系了。

如果没有了伊斯兰党

没有了马华不成问题,但伊斯兰党却是另一个新的问题。大选前后,伊斯兰党似乎不敢向华社提起神权国和断肢法的宣言。无论如何,即使问题是暂时搁置一旁,这始终还是个隐患。伊斯兰党口口声声说华社已经不害怕伊斯兰党,我想这当中伊斯兰党还是有弄不明白的地方。华社投票给伊斯兰党,并不是支持神权国与断肢法,而是反对国阵治理贪污腐败滥权的无能。

如果说华社不怕伊斯兰党,那也没错。既然是民主与民选,那应该是政党应该怕选民,而不是选民怕了自己所选出来的政党。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若伊斯兰党党强行修改联邦宪法落实伊斯兰法治国政策,那么到时候选民也大可行使民主程序,通过大型集会表达反对的立场,迫使它难产甚至倒台。当然,如果民联里没有了伊斯兰党,或伊斯兰党保证不以宗教理念治国、不建立神权国,那么选民必定能更安心地把票投给民联。理清了其中前因后果,票也应该投得安心些,同时也备好勇气踏上以后未必平坦的前路。

这五年来,民联执政的四个州属表现各异,整体上可说是还过得去,在逆境中没太多不进则退的现象,而在国阵的治理下,大马这五年来也一样勉强保持着过往水平,没有什么大改变。

选票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没有投选则更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加上日后持续对在朝政府的监督、配合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继续传达民意,这才能有效解决人民的问题,民主在这一刻还只是起步。

华教课题、不公平政策、贪污、腐败、滥权等,有太多问题等着大家手中的一票去寻求解决,大家千万不要吝啬手中的神圣一票。



欢迎加入:马来西亚政经文教事实论坛

09 April 2013

马华借出选区

明天,选举委员会就要宣布提名日和投票日了,然而,各党的议席分配问题却仍未解决,尤其以马华的选区分配问题最让华社关注,党内闹得鸡犬不宁,党外人士则议论纷纷。

打从国会解散前后,几乎隔天就传出马华将陆续借出选区。根据新闻来源:借给巫统的3个国会选区是彭亨州的关丹、联邦直辖区的旺沙马朱及柔佛州的振林山;州议席则有马六甲的哥打拉沙马那和霹雳州的端洛。在这五个选区之中,目前一些已被证实会无条件借出给其它国阵成员党上阵、有的是作选区交换、有的则还未证实。

这样的隔天就传出被借一州,不但让马华如坐针毯,军心大乱,也牵动选民的神经线。借出的选区以后是否能收复,看多是刘备借荆州了吧?另外,马华从可能派天兵天将竞选,到改口说不会派天兵天将出选,现在马华又让出选区和交换选区,似乎派天兵天将去竞选的可能性又再次回来了。

议员为谁?政党为谁?

选民们是否看透,这些政党和政治人物,是否真心为人民服务?政党平日的政绩已经是普普通通,成绩一般,是否真的有把选民交托的任务放在心上,这已经时常遭人置疑。比如:如果说有积极为民服务,为何华教问题拖了几十年还是没有多大改善?

对于国会议员,如果说他们不是全心全意为选民服务,相信会得到更多选民的认同。平时他们服务选民,都是得过且过,对于重大决策,都会因为支持而支持,或因为反对而反对,代表自己和党多过代表人民。比如说:关丹莱纳斯稀土厂、边加兰化工业、劳勿山埃采金业、雪州水供等问题,议员们表决问题时是代表自己和政党还是代表人民意愿,他们的立场和态度,恐怕早已被选民看穿。

在目前划分选区的关键时刻,政党所作的决定让选民清楚看出政党是以党利益作为考量,而不是以人民利益为考量。胜算是以人口结构,即族群分布作为依据,而不是以当地的候选人是否勤力服务人民作为依据。这种作法,一是抹杀了为当地选民积极服务的政治工作者的功劳,二是继续把种族政策的毒瘤种得更根深蒂固。

巫统知道华人票没有回流的希望,因此更重视马来票,同时也重新重视印裔选票,因此,没有票源价值的马华和民政党被巫统边缘化也是自然的事,所以,必需给巫统让路。这些年来,马华和民政党为了党的利益而忽略人民的利益,最终被华裔选民唾弃,最后被自家联盟一步步逼入冷宫,也是自食其果。

另外,马华总会长有道德污点应该也是巫统减少马华选区的原因之一,毕竟这也是反对党能攻击的死穴,巫统也不想替有光碟事件的政党拉票吧,尤其是面对极度宗教主义的伊斯兰党。 

更换选区与候选人、让出选区,是逼于无奈还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则应该视个别情况而定。如果只是为了胜算而牺牲政治工作者与选民的利益,那就很让人气愤。林吉祥放弃安全区,率领党员向国阵堡垒宣战,选择在一个胜败还不明朗的选区竞选,可谓勇气可嘉。反观,安华朝秦暮楚,最后选择回到安全区上阵,则和马华国阵没什么区别。

马华和民政党逐渐失去地位,巫统却越来越一党独大,因此,公平对待各个族群和多元化已经不再是国阵的卖点,加上历年来的贪污问题,看来国阵也就只有自求多福了吧?(全文完·Ally Theanlyn·09/04/2013)

马华借出 3 2


欢迎加入:马来西亚政经文教事实论坛

05 April 2013

国会解散了· 大选快到了

终于甘心解散国会了

人民从引颈长盼,到麻木不仁,首相终于甘心宣布国会解散了! 

4 3 日宣布的国会解散,对人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惊喜可言。任由国会到期自动解散,或是在自动解散前两三个星期宣布解散,对人民来说都没什么区别。拖拖拉拉,人民早已疲惫于猜测国会何时解散,更腾出足够时间让人民胡思乱想,国阵政府是没有胜算,所以才迟迟不解散国会。

早在一两年前,在一些商业活动的公开场合,被问及何时解散国会,首相都轻松的说,说不定很快,或许明天就宣布解散国会了。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首相依然没有宣布国会解散,这未免让商家和投资者也信心动摇了,更导致经济发展受到影响。

一拖再拖,迟迟不解散国会,也为民联提高了胜算的机会。早前乱成一团,许多事情未谈妥的民联三党,尤其是候选人与选区的问题,已在近日一一解决。

票,该怎么投?

换政府会不会乱?

二、三十年前,血腥事件的阴影左右着投票结果。然而,恐吓作用逐渐失效,新生代勇敢追求真正的民主制度。的确还有人担心大选后换政府会社会动乱,然而,仔细想想,为什么会乱?谁在乱?是不是战败的人不甘心出来捣乱?否则,又怎么会乱呢?如果输了不甘心就可随心所欲出来捣乱,那么这个国家还有律法吗?这个国家还真的是有民主可言吗?失败者能不尊重选举成绩和人民的决定吗?当然,首相也看到了人民的担忧,并在宣布国会解散之时提到,如果政权更替,也会和平交权。至于是否一诺千金,则留待到时再见证。

选党不选人?

近两三届的大选,民间有个共识,即:国投反对党,州投国阵。上次大选则出现了一些变化,即宣扬要否定国阵的 2/3 多数议席,当然,也成功了。事情演变到今天,已经成为:选党不选人,拒绝腐败政党。这种选择是否明智,见仁见智。此时,候选人是何人,候选人的素质与执政方向,已不再被关注。

所谓,派猪派狗出来竞选都会赢,乱得像个动物园选举,选出来的会不会是猪狗议员,比如胜选后的议员发表月漏论、拍 CD、不包头强奸论、回中国论等等等,选民都无法去衡量、思考与定夺。选民手中的一票,是受什么影响的呢?有的出自于商业或就业利益、有的出自于情绪、即无知被煽动、跟着大队走,或误信评论等。至于,在这些民主还未到真正成熟的情况下投选出来的政府将会是个什么样子的政府,应该是只有两个结局吧。其一是继续由贪污腐败滥权的政党执政,否则就是换个神权伟大的政党来执政吧。

会变成神权国吗?

如果是照着民主制度来执政,要把联邦宪法废除,再把马来西亚变成神权国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要是新上任的政府也喜欢滥权、独裁,践踏民主制度,那情况就不乐观了。最近看国外一些政府,要实行新政策,也未必会遵从民主制度,反而拒绝公投、甚至不理会人民示威反对,通过强硬手段擅自推行新政策。比如法国政府,很大可能也会藐视民意、否决人民公投,由执政党直接强硬宣布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埃及旧政权因为贪腐而垮台,新政府虽然清廉,但却与旧政权一样专制、滥权,欲以强硬手段推行更严厉的宗教法,最后导致国家至今仍然动荡不安。这事件的确值得我们关注与借鉴,但无论如何,担心也没用,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吧,或许我们的命运也和埃及人一样,最后还是逃不开必需为了捍卫民主自由和开放的社会而得要继续上街集会抗议的命运。

对于一些为了选票而无视大众利益的政棍与文棍的宣言与意见实在无法认同,尤其是误导人民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只能被迫选其一的论调。比如:如果不要贪污腐败、不要罪案,那么就得要断肢法,这是哪门的标准?为什么不能是:不要贪污腐败、不要罪案、也不要神权国与断肢法?不是是否发表者的文采太好了,还是人民没有仔细思考就迷迷糊糊去追随,以至许多人都无法看破其中要害,而迟迟未从迷失中走出来?

在朝华基政党没有积极为华社服务,以至被赐封 “卖华”头衔,但是,对于我来说,那些为伊斯兰党服务而不是为选民服务的人,一年到头忙着为伊斯兰党护航与漂白者,他们也一样是在出卖人民权益,也一样可被视为卖华。

既然是要维护民主与人权,那么,发言人就不可强迫或误导他人接受他们的看法与选择。如果发言人自己要放弃吃猪肉的权利,那这言论也只代表他自己的立场或决心,听者无需一定要认同甚至追随发言人的这种决定。

捍卫断肢法的人总有他的理由,最耳熟能详的理由莫过于断肢法可以减低罪案。其实,依我看,是执法单位出了问题,三权没有分立,执法者懒散,因此,无论是什么法,也一样是无济于事。如果认为古代刑法那么好,不如也来学习罗马人给罪犯钉十字架,或学中国古代皇帝给贪官来个满门抄斩、诸九族?!

华社诉求可作为投票指标吗?

华教问题,即:华小校舍不足、增减华小难若登天、华小师资不足、派不谙华语的教师到华小执教、增减华文独中难若登天、承认统考问题无法解决,这一箩箩的华教问题,都是国阵政府执政几十年来都没有认真去解决的问题。在大选前才宣布的考虑承认统考独中文凭及其它仓促宣布的大选承诺,并不适合用以作为投票的依据。

不公平的政策也非常让人不满,比如固打政策、新经济政策到期了就换个新经济模式。一个分裂社会,忽略华社要求、一手打造社会不公平现象的政府,实在让人气愤。政府口口声声说明白华社要求的是公平对待,但这些年来都只停留在口头上所讲的明白,却未认真付诸于行动,这样讲一套、做一套,实在让人失望。

在朝与在野政党的政绩如何?

308 大选至今,国阵与民联的政绩都平平无奇,民联也有信口开河、不守承诺的行为,比如被法律追究的没履行大选承诺付津贴事件,地方选举制度没实行、没积极落实环保措施、产民联管理下的市议会也有贪污滥权等。当然,比起国阵的贪污,还是小巫见大巫。因此,这次的投选,似乎也没什么政绩可互相比较,主题也一样还是贪污腐败、不公平政策。除了竞选主题老旧乏味,政党的选择也让人觉得乏味,不是选国阵,就是选民联,第三阵线依然不怎么活跃。

你我手中一票都是神圣的,决定了国家未来的命运,趁着现在投票日未到,仔细思考这一票应该怎么投吧,千万别人云亦云,被有心人误导。 ( 原创·全文完·Ally Theanlyn ·5/4/2013 )

党旗挂到卷成一团,像垃圾一样,影响了市容。

到处都是党旗。

欢迎加入 Facebook's Group :-
马来西亚政经文教时事论坛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123015207786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