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February 2013

政治领袖聂阿兹发表《动物论》

在一场政治演讲上,聂阿兹发表演说时表示:““UMNO guna duit melalui BR1M 1 dan BR1M 2. Ini seperti kita hendak panggil ayam, panggil itik; hei itik, mari aku nak beri ceramah agama, mana itik hendak mari. Tapi kena beri hampas nyor (nyiur), beri padi, baru dia mari, mesti beri benda. “Begitu juga pada lembu dan kerbau, haiwan ini tidak mari kecuali beri rumput, beri hampas nyor kepada dia, baru mari. Kalau kita panggil orang, beri benda juga, tidak beri ilmu bererti kita meletakkan manusia ini setaraf haiwan,”

意思就是,巫统派发援助金 BR1M 1.0 和 BR1M 2.0,就如同要把鸡和鸭子吸引过来听演讲,就必需给予它们食物,若要把牛和水牛吸引过来,就得给他们草吃。以食物为诱饵,就能把动物吸引过来。如果要人吸引过来,就要派钱作为诱饵。如果只给予人民诱饵而没给予人民知识,那就是把人当成动物来伺候。言下之意,就是把出席援助金派发活动的贫穷人士比喻为动物了,语毕即刻四面楚歌。

对于聂阿兹说话不经过大脑的行为,已经是见惯不怪了。比较引起议论的谈话就包括早前的:“没有包头的女性就可强奸。”、“祈祷喝酒的人喝到破肠烂肚。”等,语不惊人誓不休,总是哗然取众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实在让人吃不消。

前几天,身为回教党精神领袖、吉兰丹州务大臣、宗教师,有多重身份德高望重的聂阿兹又再语出惊人发表了《动物论》。Listen 姐说得没错,在马来西亚,如果要比较,就拿动物来比较吧。看来,这样的愚蠢行为,不只是亲国阵或国阵阵营人士的专利,民联领导人的智慧也不过如此,实在令人失望。

话说回来,这个给予金钱的政策,不正是民联也喜欢做的事情吗?民联州政府也有派援助金。聂阿兹这么说是给林冠英和安华的派生活津贴政策打巴掌了吗?当然,我们知道聂阿兹管理的吉兰丹州是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没有钱来派发津贴给当地居民自然是不在话下,不过,也无需因为其它州属给人民派发援助金而大做文章吧?

民联、安华建议的最低薪金 RM 1,100 月薪、免费教育至大学毕业,以及前几天公青团团长三苏依斯干才提出的建议指政府在青年面对失业时,应每月提供500令吉援助金,直至青年重新找到工作的政策,难道聂阿兹都不赞成了吗?

再说,聂阿兹没有给予吉兰丹人民金钱津贴生活费,那么,他给予吉兰丹州的子民知识了吗?那些伊斯兰教知识,是全民都想要的吗?那么,科学知识,聂阿兹自己又懂得多少呢?请问聂阿兹又给予人民多少的科学知识了呢?

钱,本来就是属于国家与人民的,津贴给低收入人士,是天经地义的事,聂阿兹也无需如此看不开而给予受惠的贫穷人士如此恶评。知识当然是必要的,不过,人民要的不只是宗教知识,而是更平衡、全面、函概各个领域的知识与常识。当然,知识应该是在学校里传授的,而无需在派发援助金时长篇大论,尤其是只选择性谈及宗教、种族、政党的课题。

对于我来说,选一个以科学发展国家的领导人,比选一个偏激、思想落伍的领导人来治国强多了。什么样素质的选民,出什么样的领导人,或反之,什么样的领导人,教出什么样的人民,大家也有目共睹。回教党真的没有好的候选人了吗?可以换个能与时并进的人来领导吗?是否到了改变与提升的时刻,有待大家作决定了。共勉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